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章 有了?(2)

    起初张支书觉得不现实。后来想想果树也开花,再种些花,那就不用像老李信中写到的那样,开着拖拉机到处放蜂。

    张支书听到村民询问花源,就看向老六家的代表他四弟妹“这事好办,没有花咱自己种。一枝花有经验,你回头跟她说说。”

    王秋香代表他们那一家子,立即说“没用。种再多也不够你家羊吃的。”

    张支书噎住。

    来富想起张支书家门口的花被羊吃的干干净净,小芳气得冲她娘大吼的场面,顿时乐得哈哈大笑。

    张支书也忍不住笑了“别笑了。不种那种,种小芳她娘不敢让羊吃的。”

    王秋香不禁说“羊什么不吃。”

    张支书“带刺的不吃。”

    老四家的不禁说“我想起来了。”

    一枝花怕她那些花被张仁义拔掉烧火,就让老六、老四他们连土一块帮她移老六家里。其中就有一棵带刺的。她一开始不知道,大拇指还被扎的直冒血。

    “一枝花家有。好像叫什么月季。”老四家的仔细想想,“可是一棵有啥用。”

    张支书“快过年了,你们回娘家问问谁家有。”看向张老二,“回头跟小草说一声,让杨斌帮忙打听打听。只要是花都行。甭管是桂花还是槐花。过了年就育苗。

    “刚开始没那么多蜂蜜,也不用太着急。几个队长回头统计一下咱们村有多少果树,争取后年开春也都栽到外面,大后年开花结果。”

    有人忍不住说“种到外面还不是给人家种的。”

    张支书“果树都移出去就在东南西北四个桥上弄个门。农场也答应咱们,不耽误农活,结多少都归咱们自己。”

    “那索性留两亩地好了。”有人说。

    王秋香忍不住说“想啥好事。一年收好几茬的菜都不让种,让你种果树”

    说这话的人也觉得不可能。可是不说出来总有几分侥幸。

    张支书道“秋香说得对,耕地除了粮食什么也不能种。你们就别想了。谁种的谁做个记号,回头我问问农场,树长大了能不能归个人所有。”

    “你早说啊。”昏昏欲睡的人精神了。

    张支书气笑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等等,等等。”那很精神的人说“要我说村里这些空地留着种果树和那种带刺的花,洋槐花都往河头上种。”

    有人立即附和“对。省得占地方,还不用担心长大了遮住庄稼。”

    张支书“你们看着办。不占用耕地想往哪儿种往哪种。要是种到地里,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不会,不会。”出这主意的人立即保证。

    张支书道“蜜蜂的事你们回去都想想,有没有听说过哪儿有蜜蜂。我要的不是马蜂。大头来了没”

    大头踮起脚。

    张支书看到他说“回去准备下木材,尽快把蜂箱做出来。”

    “我不会啊。”

    张支书把兜里的纸给他“图纸。自己研究。”

    大头连忙接过去“有图纸就好办了。您放心,我争取年前赶出来。”

    “先做两三个。”

    王秋香忍不住问“就算能弄到蜜蜂,谁养”

    张支书“我养。”看向四队长,“从蜜蜂弄来那天起,给我记工分。”

    此言一出,大伙儿不乐意。

    张支书看向他们“我去收购站问了,有多少他们要多少,比糖还贵。要是养成了,家家户户一年能分块。”

    他们自家种的青菜拿去收购站卖,一斤才给一分钱。块钱一家五口一年的青菜钱出来了。

    这么简单的账都会算。

    开会的这些人算明白了,不光没意见,一个比一个高兴。

    张支书道“腊月二十前打听清楚。过了二十我开车带你们去弄蜂蜜。”

    众人连连摇头。

    老四家的更是忍不住说“要去你自己去。出去一天给你记两天工分咱都没意见。”

    张支书气到无语,直接走人。

    “哎,哎”老四家的连忙追出去。

    四队队长上前说“刚才村支书的话都听清楚了吧三件事,头一件打听蜂蜜和花树果树,第二件事是养蜂,第三是育苗。听清楚了就散会。”

    有人问“也不说去哪儿打听”

    四队长反问“这事还用说你们平时东家长西家短的本事哪去了”

    此言一出都没话了。

    老四家的连忙抓住张支书的胳膊“大哥,生气了”

    张支书懒得搭理她。

    “我有正事跟你说。”

    张支书放慢脚步。

    老四家的要说的事就是钻玉米地。

    张支书“这事我知道,剑平跟我说了,他们那天就是碰巧了。”

    老四家的不禁问“说了”

    亏得她还特意选方剑平回家探亲的时候坦白。

    “还有事”

    老四家的没话了,但她想起一件事“小芳和剑平现在啥情况”

    “该啥情况啥情况。剑平又不傻。”张支书确定闺女和女婿现在是真夫妻就不担心了。

    老四家的不知真相啊,忍不住说“过了年小芳就二十二,虚岁二十三了。”

    “小芳她娘二十二的时候还没嫁给我。”

    老四家的不禁说“抬杠”

    张支书摆手“剑平真有数。”

    老四家的担心,“他小青年有什么数啊。”

    “你要是没事现在就回娘家。你娘家也是大村,我不信一个村找不出一个种花的,一个种果树的。你必须给我找五样,或者二十份。”

    老四家的忍不住嘀咕“咋还带强制的。”

    张支书“别以为我不知道,有些果树掰掉树枝往土里一插就能活。连几根树枝都找不到,你娘家人在村里怎么混的”

    这可关系到面子。

    老四家的明知道他故意的,第二天也忍不住回娘家。

    这事说起来不靠谱,尤其整个清河农场也没有养蜂蜜的。所以老四家的回去没敢说实话。

    高氏虽然嫌张支书窝囊,干啥都讲道理,废话贼多,但她相信这个大儿子,有算计能成事。

    得知老四家的回娘家,就让张老二去他舅舅家和张广华家。

    也是担心一时半会弄不成被嘲笑,所以张老二也没敢跟亲戚说实话。

    张支书闲着没事挨家挨户转悠,挑出不需要娘家接济,对上娘家人比较强硬的,让她们统统回娘家,包括一枝花。

    不过一枝花还有个任务。她懂花,以免蜜蜂到秋就断粮,让她多寻些秋天和冬天开的花。

    结果等方剑平从首都回来,他家院子里也有很多看不出是花还是树的枝条。全插在菜与菜之间的空地上。

    高素兰看到女婿盯着菜地,忍不住跟他抱怨“这样我来年还咋种菜啊。”

    张支书忍不住说“短视”

    “哪天来一伙人偷光就不短视了。”高素兰忍不住嘀咕。

    张支书想想“你说得对。”犹豫片刻就往外走,他得带人把平时用不着的路犁起来,然后再用耙耙平整,人从上面过一眼就能看出来。

    方剑平忙叫住他,“叔,等一下,给你。”

    “啥呀”张支书下意识伸手接过来。

    方剑平“写着呢。”

    张支书看了看,包装还挺好“大前门这香烟啊”不敢置信地问。

    方剑平点头“有人找奶奶看病,奶奶看诊不要钱,他们可能怕空着手奶奶不说实话,就偷偷塞给爷爷两盒烟。爷爷不抽,让我拿给你。”

    “这病不轻吧。”

    看病那天方剑平也在家,“也不重。就是身体不好,一直没怀上孩子。看了很多西医没用,人家让她找中医看看。奶奶说,城里中医不少,老中医又擅给女人看病的不多。”

    张支书递给高素兰。

    “给我干啥”

    张支书“小孙来给我拜年给小孙一包,留他分给领导和同事。”

    高素兰一听这话知道是好东西,立马藏屋里。

    张支书指着他的行李小声说“快回屋。”

    方剑平拉着小芳到屋里,外间门别上才敢把包里的东西倒炕上。

    入目全是小孩的衣服,小芳惊得合不拢嘴。

    方剑平笑着收起来“吓傻了”

    “咱们不是说好了就,就生一个吗”

    方剑平解释道“这是从出生到两岁的。”捏捏她的脸,“看把你吓的。”

    小芳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你爷爷奶奶跟有些人一样,必须得生个孙子呢。”

    “咱们在这儿,他们在首都,有个大孙子他们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又那么大年纪,什么事看不开。再说了,咱俩生个闺女,还有我哥和我嫂子呢。”柜子里的衣服太多,方剑平挑旧的有补丁的拿出来,把孩子的衣服塞进去,“这些破衣服回头撕了给他当尿布。”

    小芳惊得结结巴巴“你你连尿布都想到了”

    方剑平笑着问“难不成指望你”

    小芳握紧拳头。

    方剑平握住她的拳头把人带到怀里,紧紧抱住她,下巴抵在她肩膀上,深深吸一口气。

    小芳不禁说“我也想你了”

    方剑平心底宛如流进一股暖流,她真懂他啊。

    “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小芳也不想。

    可是现实不允许

    “明年不回去啊”

    方剑平想说什么,想想还是别说了。只是几件衣服就把她吓到了,她要是知道他的计划,岂不吓得整宿整宿睡不着。

    “哪能年年回去。我今天回来在桥头看见周长河,他特意从知青点那边跑来跟我说,有个村支书老丈人就是好,想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回去。”

    小芳想起他就烦“真烦人。爹让全村育苗,回头在村里种果树,还嘲讽爹把张庄当成世外桃源。还说爹不现实,做梦。”

    世外桃源不存在。

    各家门口的果树归各家,种在河边的树也归个人,这事就能成。

    尤其经过张仁义那事,村里再看人都长个心眼。谁跟谁不对付也都知道。你今夜把人家的果树祸害了,人家明晚就敢把你的果树拔了。

    方剑平之前没想到这点。

    在老家那些天,跟他爷爷聊种果树养蜂蜜的事,他爷爷提到的。这事只要能防住外人,要做成一点不难。

    方剑平道“那是他还不知道农村人多宝贝东西。之前咱们在对面路边种花,放羊的人由着羊吃,还说没拉住绳。你看回头谁敢这样说。”

    谁都不敢。

    尤其临近春节,张支书带着张老九真弄两窝蜜蜂放到养蜂厂。先前吃小芳花的羊的主人还特意来跟张支书解释,起先由着羊吃花,是不知道他打算养蜂蜜,以后再也不敢了。

    张支书大方地表示,不知者不罪。

    待人走后,张支书就看他老伴。

    高素兰啥也没说,但第二天就把拴羊的绳子剪掉一半。

    听进去了,张支书权当没发现,也交代小芳就当不知道。

    话又说回来,蜂巢里有蜂蜜,冬天蜜蜂也得过冬,不需要人放峰看管,张支书就把养蜂厂的门一锁,当没这回事。

    村里不少人盯着村头池塘边的养蜂厂。

    瞧着他从年初一到正月十五一次没去过,不禁担心地找上门,“你也不去看看,蜜蜂啥时候死的你都不知道。”

    张支书不高兴“瞎说什么。”

    “你啥时候去的我怎么没看见。”

    张支书“我去看啥柳树都没发芽,把蜜蜂赶出来吃啥你要是实在太闲,就去一枝花那儿要点花种子,把养蜂厂和池塘岸边都种上花。我保你今年年底就能分到钱。”

    “不就两窝蜜蜂”

    张支书道“花多了十天二十天就能收一次蜂蜜。自己算吧。”

    花开时节大概是农历二三月份,最后一次盛开,大概是秋收前。那不是大半年时间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来找张支书的人立即跑出去,通知全村男女老少养花。

    “又疯一个”内心不支持看到大伙儿都支持又不敢不支持种花养蜂的人忍不住嘀咕。

    这话被跟他在一块的人听见了,“真能卖钱回头你家那份别要了充公。”

    “凭啥”说话的人不依。

    “就凭你不支持广进。”

    那人问“要是养不成怎么办”

    “养不成还有果树,怕啥。再说了,咋可能干什么都成。”

    然而这事还就让张支书干成了。

    说起来还是多亏了老李。没有他的支持,张支书就算弄一屋子蜜蜂,也不敢进去把蜂箱拎出来。

    有了他的东西,包的只露一双眼睛,眼睛外面还有纱布,直到春暖花开时节,张庄上空都弥漫着花香,张支书愣是没被蜜蜂蜇过。

    由于村里有洋槐花有各种鲜花,村头有油菜花,张支书只需要早上把蜂箱拿出来,晚上拿回去,其他时间都不用管。

    闲下来没事干,他就忍不住瞄闺女的肚子阳历四月初,农历三月中了,该有消息了吧。再没消息可就得到年后了。

    殊不知方剑平也着急。

    自打出了正月把计生用品束之高阁,他这都工作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没消息啊。

    方剑平就挑个周末得闲的时候问“小芳,改天在去医院看看”

    “看啥”小芳正在看初一的代数,头也不抬地问“你从老家回来不看过了咱俩啥病没有。爹娘也好好的。”

    方剑平“看看你的肚子。”

    “不用看。”小芳摇头。

    方剑平忙问“有了”

    小芳不知道该怎么说。

    生活条件不好,她又瘦,身上没点肥肉,生理期时来时不来,她也不能确定。

    “我娘说去医院也得两三个月才能查出来。这才几天啊”

    一个多月。

    “那还早。”方剑平想想,“今晚继续可是奶奶说头几个月得注意。要不先等半个月看看没消息咱再继续”

    作者有话要说这本打算写八十万字,看来不会像上本越写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