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章 定了(2)


    小芳好奇地跑出去,“爹,娘,咋这么快”

    高素兰“归置归置东西还能用多久”

    “那,那那她们人呢”

    高素兰问“你问哪个”

    “一枝花和那女人。”

    张支书脱掉汗湿的鞋,“一枝花搬去你六叔家了。你以前那个六婶要去张仁义家。我说,没结婚不能住一起。村里这么多年轻人,有样学样还不乱了套。她死活不愿走。我让你三叔和四叔把她绑起来,跟她的东西和她娘家兄弟一起把人送回去了。”

    小芳不禁问“张仁义真没娶”

    “没。老六先跟她离的。她一见张仁义和一枝花离了,就要拉着张仁义办结婚证。张仁义跟你个泥鳅似的跑了,都没空阻止你六叔和一枝花。”张支书叹气,“不然他俩别想这么顺利。”

    方剑平出来问“她不可能就这么死心吧”

    “那是张仁义的事。我给他们打了样,她再来张仁义自会把她绑起来送回去。”张支书又累又渴,“芳她娘,有啥吃的不”

    高素兰点头“有。我给你拿去。”

    这事解决的太快,以至于放在锅里温着的馒头和菜还没凉透。

    方剑平立即去给他老丈人泡一缸子麦乳精。

    张支书喝着酸酸甜甜的味道,胃口来了,乱糟糟的心也变得甜滋滋的。

    可是一想到一枝花和老六的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高素兰被他叹的心慌,“咋了”

    “你去把几个队长找来,不包括老六。待会儿挨家挨户通知,老六和一枝花的情况特殊,因为张仁义和老六前妻婚前就认识,他俩做的太过,我才同意一枝花嫁给老六。以后村里再有这种事,犯了错的一律逐出张庄。”

    高素兰没懂,“这,哪有那么多不要脸的”

    张支书“要不是今天一枝花闹出来,你知道张仁义跟老六的前妻有一腿”

    高素兰想也没敢往那方面想。

    方剑平道“婶,叔不是怕人乱来,是怕他们逼自家媳妇换妻。咱们村虽然有不少怕媳妇的,可也有不少怕被赶回娘家的。”

    这样说高素兰就懂了,“我这就去。”

    几个队长嫌挨家挨户通知累腿也累嘴,直接去人聚集的地方吆喝。

    很多人跟高素兰一样认为,张仁义不要脸,他们还要脸。

    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还真有一小撮人觉得互相换老婆挺刺激,要不要试试。

    村支书的命令一出,都歇了心思。甚至不禁庆幸没嘴快说出来。

    张支书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四队长也在这边说过。张支书听到四队长的话,这才踏踏实实的把馒头咽下去。

    还没吃完,张小草风风火火跑进来。

    小芳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那辈子没这出。

    “大爷,六叔和六婶咋回事”张小草边大口喘气边问。

    张支书“你不知道”

    她怎么不知道。她一回来就听到爹娘弟弟妹妹和她奶奶在聊同一件事。

    一家人什么时候这么齐心过。

    张小草听完,整个人惊呆了,以前她六叔和六婶可到老也没离婚。

    “六婶平时挺好的。”

    张支书“不好我早让老六离婚了。”

    高素兰也懂,“离了婚她还咋跟张仁义勾勾搭搭”

    张小草无力地靠在墙上,他们老张家是不是风水有问题老的小的婚姻都不顺。

    她家有她,大爷家有小芳,六叔家有六叔,那其他叔叔家是不是也有。她不知道要么是还未发生,要么就是她还没发现

    张支书看到她神不附体的模样,倍感奇怪“咋了”

    小芳心说,三观崩塌了呗。

    方剑平“没想到还有这种事。让她缓一会儿就好了。”

    张小草越想越不好“大爷,是不是去其他人家问问,有没有,有没有”

    张支书抬起手,阻止她说下去“别看到一只乌鸦,瞧着谁都黑。有心思关系别人,还是先想想你吧。刚才我去你六叔家,你奶奶也在,问我杨斌那边什么意思,什么时候能给个准话。我瞧她那架势,打算栓子盖房子的钱和娶媳妇的钱都让杨斌出。”

    “栓子还没对象”张小草跳脚。

    张支书头疼,“这是重点你奶奶不缺钱。你这几年给家里挣的也够给栓子盖房。”

    “她怎么这样”

    张支书“跟你奶奶说去。她要是乱要,我可没脸跟你们站长说。”

    张小草真没心思关心别人,立即回家找她奶奶理论。

    老话说,无欲则刚。

    高氏有所求,最后只能依张小草,否则她就不嫁。

    张小草现在有钱,兽医站也有值班室,高氏没法再用把她赶出去这种话威胁,只能让俩大孙子和她儿子着手做土坯。现在没农活,先把需要的土坯全做好,晾晒一个冬天,明年开春农闲的时候才好盖房。

    不过高氏一向拔尖,没干过大孙女也没让她痛快,让她年前把婚事定下来,聘礼比之前多一成。

    她以为这样是为难张小草。殊不知杨家那边早催了,相处这么久,张小草还不愿订,这是不是有啥想法啊。

    张小草把这事跟杨斌一说,站长第二天就找找张支书,问问村里的规矩。

    腊八这天,杨斌的父母和他叔带着彩礼上门。

    张支书算是中间人,又是村支书,高氏一早就来命令他早点过去。还破例让小芳的娘过去沾沾喜气。

    小芳怕她娘吃亏,比如让她做菜又让她烧火。原本不想去,也拉着方剑平跟过去。

    高氏如临大敌,挡在门口不让她进,“你来干啥”

    “我也沾沾喜气啊。”小芳把她的话还给她。

    高氏噎了一下“你,你一个嫁出去的闺女,不能来。”

    小芳笑了,故意问方剑平“不是嫁出去的不能送亲吗张小草今天又不结婚。”

    方剑平“她就是不想让你进,怕你瞎说实话,坏了她的好事。”

    高氏可是个脸皮厚的“知道就好出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小芳看到她娘拿着水桶出来,“就不走我走也行,让我娘跟我走。我要我娘“

    高氏回头,“你娘得挑水。”

    “那我进去等。”小芳给方剑平使个眼色,方剑平拉住高氏的胳膊,她趁机钻进去。

    高氏弄不住她,不得已让高素兰把她这个祸头子带走。

    小草定亲,不能再让她干活,被杨家人看到不合适。

    高氏只能使唤儿媳妇和她疼爱的小孙女和小孙子。

    一场定亲宴下来,除了高氏和她儿子,都累得第二天起不来。

    翌日早上,张小草特意跑来告诉她大伯。

    小芳忍不住撇嘴嗤笑。

    张小草忍不住问“你啥意思”

    “这点事就让你满意啦”

    张小草也觉得这事不值得炫耀,可是她受苦多年,难得碰到一次,“这事是不值得。要不你说说什么事值得炫耀”随即压低声音,“比如你和方剑平钻玉米地”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应该是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