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章 定了(1)

    小芳想打爆他的头,又往她身上推当她是本泽马啊。

    方剑平忍不住摸摸脑袋,怎么突然有点凉,难道变天了。

    先不管了。

    眼前这关过去再说。

    “四婶,你说。”

    她周围的人都不由得看她。

    老四家的没法说,“突然想想也不是啥要紧的事。”

    方剑平权当不知道,立马去小芳身边坐下,听其他人分析知情者。

    王秋香就猜那位在玉米地头上撞见张仁义的人告的密。

    那人的媳妇正好也在,忍不住说“他不知道。他藏不住话,他要是知道哪至于到今天。”

    “那会是谁啊”高素兰也忍不住好奇。

    王秋香又想想“谁喜欢往那边去”

    此言一出,婶子大娘都喷她,谁没事往玉米地跑什么。那会儿正是玉米长高的时候,想弄点玉米叶子喂牛都懒得往里面去。

    有人这样表示,王秋香立即问“那天轮到谁喂牛”

    村里人多,喂牛养猪只需要男人就够了。桥头上坐的都是些女人小孩和方剑平,以至于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王秋香愁“咱们村这么多人上哪儿找去啊。”

    方剑平很想说,那就别找了。

    可是一想到桥那头还有四婶虎视眈眈盯着他,方剑平把话咽回去,无聊地转向小芳,想跟她说说悄悄话。

    突然看到打南边来了三个人,骑着三辆自行车,最快的那位好像就是张老九。

    “来了”方剑平立即转移众人的视线。

    王秋香站起来“六嫂呸什么六嫂。六哥的大舅子和小舅子都来了。”

    高素兰仔细看看,确实是那俩人,“老六还没回来咋办”问出来不由得转向懂得多的女婿。

    方剑平道“在这边不合适,去六叔家也不合适。不如去村委会吧。谁有村委会的钥匙”

    “几个队长都有。”高素兰说着就找人。

    女人好奇这事最后怎么解决,男人也好奇。女人在桥这边坐着,男人多在王秋香和小芳家门口坐着。

    高素兰一眼找到四队长,让他带人去村委会等着。

    老六的大舅子和小舅子一见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在西头,吓得心里咯噔一下。进村后不见老六两口子,还让他们去村委会等着,两人的腿发软,老六不会被打的不行了吧否则去农场干什么。

    两人惴惴不安地等着,没等来老六两口子,等来四个男人。这四人正是一枝花娘家兄弟。有一个亲兄弟,三个堂兄弟。

    四人找了四辆车子,轮流载张老五他们,所以比走着去农场的张支书他们先回来。

    王秋香此时顾不上分析谁是知情人,因为算着时间老六该回来了。

    “不会真打起来吧”

    高素兰问“有啥好打的”

    “张仁义不让一枝花嫁给六哥,跟六哥打啊。”王秋香道。

    高素兰想想张老六的脾气,“老六不敢。”

    小芳赞同“连我都怕。”

    王秋香在她手上吃过亏,没好气地说“谁不怕你”

    “你”小芳看到打南边来了一群人,顾不上跟她吵,“方剑平,快看”

    方剑平看过去,走在最前面的好像不是他岳父,是张仁义个人渣,像是后面有狼追他,“是他们。可是,我怎么瞧着有点不对。”

    王秋香点头“我瞧着也不对。张仁义居然没跟”

    “张仁义,你不得好死”

    漫骂声打断王秋香的话。

    王秋香心生不快,正想问这谁呀。又听到“张仁义,别走,你给我说清楚”

    “老六家的”谢兰不由得起身,“这是咋了”

    众人也听见了,还以为听错了。她这个堂嫂一确定,别人都不由得朝南看去。

    方剑平拉着小芳起来,张仁义已到桥头,像是没看见众人似的闷头往家去。

    高素兰忙提醒“仁义,你小舅子来了,在村委会。”

    张仁义跑得更快。

    高素兰还想问,“你跑什么”就看到又跑来一人,正是张老六的妻子,怒气腾腾,再也没有去之前的兴奋与高傲。

    众人糊涂了,这是闹得哪一出啊。

    小芳看向方剑平,无声地问“张仁义的娘”

    方剑平觉得张仁义不一定是怕他娘。可能这个六婶并不值得张仁义跟他母亲对着干。至于为什么还跟六婶偷情,怕是人的劣根性,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或者觉得在玉米地里刺激。

    真让她娶回家,张仁义肯定没想过,不然早跟一枝花离了。更别说三个孩子都不支持。除非他不想在张庄呆了。

    可是不在村里他又能去哪儿六婶家有兄弟,人家不可能让他倒插门。

    方剑平等着老六家的走远才说“不止。张仁义也是要脸的。”

    王秋香冷笑“就他”

    方剑平“他要是不要脸,用得着往玉米地里钻不是一枝花大闹咱都不知道。”

    王秋香想想张仁义平时的做派,都很少往张老六家去,“这个女人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

    小芳道“活该”

    话音落下,她爹带着一枝花等人过来了。

    小芳看到一枝花满面笑容,六叔蔫头蔫脑,跟被逼上花轿的大姑娘似的,无语又想笑,“六叔,咋了”

    此言一出,众人把目光都移向他。

    张老六低下头去,不敢看众人的打量。

    老四家的忍不住骂“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乱来的又不是你,你这副样子给谁看”

    张老六抬起头来,讷讷道“可,可是”实在说不出来,摊开手里的结婚证。

    王秋香一把夺过来,不识字的人看到上面的图案也知道那是啥,“结了”

    老六羞的脸通红。

    王秋香无语“这不是好事吗又不是咱家仗势欺人抢人家媳妇。一枝花,你说呢”

    一枝花“六叔一时没转过弯,过几天就好了。”

    小芳忍不住问“你还叫六叔啊”

    一枝花愣了愣,反应过来笑了“忘了,忘了,老六。老六,跟我去张仁义那儿收拾一下东西。”

    高素兰“先别去。你娘家兄弟,和和老六的前大舅子小舅子都来了,在村委会呢。”

    张支书立马带他们去村委会。

    小芳也想去,被方剑平抓回来。

    “你不好奇”小芳问。

    方剑平摇头“不好奇。接下来也没什么意思。六叔和一枝花是受害者,他们生气要打也是打自己妹子也张仁义。张仁义的兄弟和堂兄弟虽然嫌他丢人,也不会任由一枝花的娘家兄弟打他。更别说一枝花也改嫁了。在张仁义的那些兄弟看来一枝花故意恶心他们。她和张仁义扯平了。”

    “这也能扯平”

    方剑平笑道“不信不到天黑叔和婶就能回来。”

    哪用天黑。

    不过两小时,太阳还没下山,张支书和高素兰就回来了。

    方剑平听到动静看向小芳,“我说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