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 三观崩塌(1)

    方剑平拉住她,说风就是雨的性子随谁啊。

    “咋了”

    方剑平边往外走边问“一枝花到处打听她男人去哪儿了,我们还能问吗我觉得不行。我们是要打他,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咱们找他。你想想可疑人。”

    小芳朝隔壁努努嘴“肯定不是王秋香。”

    方剑平乐了。

    以前王秋香需要接济娘家,天天算着日子怎么过,顺便盯着小芳家,能及时弄点好吃的。

    现在娘家人跟她较劲,虽然不用担心饿肚子,可她怕娘家人服软突然来找她,以至于不敢落单。

    不需要打听,方剑平都知道那天她不是跟几个妯娌一块做鞋,就是跟他岳母下地放羊去了。

    王秋香也看不上一枝花的男人。她才三十多,一枝花的男人四十来岁了。

    更何况王秋香还指望张家帮她撑腰对付娘家兄弟,哪敢背叛张老九。

    方剑平“再想想。”

    小芳指着东边,“肯定也不是五婶和来富家的。五婶头发没那么长,来富家的太老。”

    “那就不是西头的。”方剑平看到大胖牵着胖丫从北边过来,冲他招招手。

    大胖立马停下,往两边打量,犹豫往哪边跑。

    方剑平气笑了“过来,不打你”

    “早说啊。”大胖扔下妹妹跑过来,“有何吩咐姐夫。”

    这声“姐夫”叫的方剑平浑身舒畅,“你们从北边来有没有看到一枝花的男人”

    大胖摇摇头。

    方剑平“确定”

    大胖不确定“我我刚才往东看的时候有个人好像他。是不是四婶家那边的一枝花”

    “对。”方剑平拉着小芳就走。

    大胖忍不住问“干嘛去”

    “跟你没关系。好好写作业,我明天检查。”

    大胖嘀咕“你又不是我班主任。”

    “我跟你班主任一个办公室。”

    大胖犹豫片刻,乖乖回家作业不写,他爹娘一起打,要老命了。

    小芳扯一下方剑平,“停一下。”

    “怎么了”方剑平慢下来。

    小芳先前只顾想着怎么暗示一枝花,以至于忘了今儿周末,“不上班张小草去农场干啥”

    “没发现她推的车子是杨斌的现在白天短了,肯定昨天快下班的时候天黑了,杨斌让她骑的。今天给他送过去,两人顺便还能约个会。”说到此,方剑平忍不住说,“杨斌心眼真多。”

    小芳点头,“一肚子心眼。”

    “对了,张小草都会骑车了,你还不会别跑,我还没说完”

    小芳跑更快,“站住抓小偷有小偷,快来抓小偷”

    方剑平拿出中学参加运动会的速度把前面的人扑倒。

    恐怕大胖个皮孩子糊弄他,对方倒下去的一瞬间看看他的长相,确实是那天在玉米地的男人,方剑平立马把他的脑袋往下按。

    “小芳,快来”方剑平虽然长的高,但他以前没干过农活,十七岁了连一百斤的粮食都扛不动。锻炼几年力气上来了,他又教书去了。

    一枝花的男人虽然四十来岁,但这个年纪无病不痛的人跟三十来岁正值壮年的人差不多,一把子力气打方剑平俩都没问题。

    小芳看到一枝花的男人挣扎起来,连忙上去一脚把他踹趴在地上“臭小偷,我打死你个臭小偷。”

    “啥小偷”在胡同口做活聊天的人纷纷过来。

    小芳指着地上“这个小偷,快来一起打。”

    “小偷大白天也敢上门,看我不打死你”

    做活的人纷纷抡起手里的鞋底往他身上砸,拿起纳鞋底的针往他身上戳,戳的他不断呻吟,导致前面胡同的人听到声音也忍不住跑过来补脚。

    转瞬间,他俩和一枝花的男人周围全是人。

    农忙时可没这么多人。可谁让现在农闲,村里没啥娱乐,又是大白天,偏偏还到做饭的时候呢。

    小芳看众人打得起劲,索性让开帮他们加油呐喊,“打,使劲打,打的他以后不敢再来。”

    “对”婶子大娘纷纷点点头,手上不带停。

    一枝花的男人慌了,使劲把嘴巴从土里拿出来就喊“我不是,我不是,弄错了,是我”

    “这,好像是仁义”村头跟村子里的人不熟,村子里跟村子里的人熟悉,听到这个声音有人就停下来。

    小芳暗暗可惜,张仁义还能嚷嚷,说明没伤到筋骨,只是皮肉伤还不怎么疼。

    方剑平也忍不住微微摇头“是吗”

    “对对,是我”

    众人连忙勾头看去。

    小芳看方剑平,放了

    方剑平有点不甘心才打几下。早知道就让小芳按住他,“仁义大哥”

    “是我,是我,方老师,你还去过我们家。”

    方剑平一听这话不能不松手。

    他手一松,张仁义的上半身起来,众人看清楚脸,惊呼一声“真是你”

    张仁义不禁说“不是我还能是谁”

    “不是小偷”小芳佯装吃惊,“一枝花的男人”

    方剑平假装困惑,“可是怎么有小孩说有小偷,村里进了生人,还往东去了”

    有人接道“肯定哪个孩子调皮逗你们玩。这些熊孩子,一天不惹事都不过去。瞧这事闹的。仁义,我真不知道是你。”看看他,又看看自己手中纳了一半的鞋底,别提多尴尬。

    张仁义无心纠结这些,“不怪你,你也是着急。”说着就撑着地起来。

    旁人看见立马扶着他起来,“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张仁义晃晃身子,骨头好好的,没缺什么零件,“没大碍。方老师,小芳,下次可得看清楚。”

    方剑平一脸受教“不敢了。”

    张仁义下意识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就是别这么冲动。”

    “我说的不敢也是不敢这么冲动。仁义大哥,真不用去医院医药费我出。”

    张仁义摇头“没大事。去什么医院啊。回家抹点紫药水就行了。你们都散了吧。”冲众人摆摆手就走。

    打他最多的女人忍不住说“张仁义真跟他的名一样仁义。”

    众人纷纷点头。

    方剑平顿时有中“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小芳,咱们回家”

    管闲事也不能管太多。

    剩下的事别人也帮不了一枝花,“走吧。”

    “你们往哪儿去”

    正想各回各位的众人停下,循声看去,打西边跑来几个人。

    有人不禁问“你们也是来抓小偷”

    “还有小偷”

    方剑平立即说“你们都没看见,肯定那几个孩子瞎说。你们这是干嘛”

    “没听见吗,大胖他娘说一枝花跟你六婶打起来了,正往那儿去呢。”指一下东边,不待他开口就说,“你们也赶紧过去看看。”

    有好奇心重的人不禁问“她俩打啥”

    “谁知道。”嘴上这样说,脚上的动作反而更快。

    片刻,刚刚还人挤人的地方瞬间只剩他俩。

    方剑平隐隐还能听见有人念叨“一枝花两口子今天这是咋了。”

    小芳不安地看着方剑平,不会捉来捉去捉到自家人身上吧。

    方剑平试探着问“不会吧”

    小芳什么也不敢说。

    方剑平心里咯噔一下,“六婶是长发还是短发”

    短发需要经常剪,干活时往下耷拉不方便,长发长长能卖钱,以至于村里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是长发。其中百分之五十的头发到腰那么长。不过很多人会把头发盘起来,比如小芳的六婶,所以她也不清楚六婶头发多长。

    “是她又不等于是她。”

    方剑平点头“也对。我们过去看看”

    小芳不想去,万一真是她多尴尬啊。

    “去看看。”方剑平拉住她的手,“你爹那么聪明,到地方不问也知道跟咱俩有关。不去也会让人来叫咱们。”

    小芳叹了一口气,“张老六可咋办啊。”

    “有可能说话说岔了。”

    一枝花忙着捉奸,哪有空跟人打嘴仗啊。

    小芳想到这点越发不想去。

    方剑平“让我抱还是让我背”

    “背啥啊。”

    现在哪有心情跟他闹啊。

    方剑平捏捏她的脸,“笑一个。”

    小芳拨开他的手。

    方剑平知道现在的她懂得酸甜苦辣。张老六平时虽然喜欢瞎操心,多管闲事,可他毕竟是小芳的亲堂叔,跟她爹一个奶奶的。

    小高庄的人来闹,张老六可是一点没惜力。

    这样的事男人比女人丢人挺大一老爷们,连自家媳妇都管不住。

    “我们在外圈看看”方剑平劝道,“真是她咱们就回来”

    小芳叹了一口气。

    方剑平拥着她向前。

    俩人太慢,等他俩到跟前,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小孩子和年轻人都挤不进去。

    方剑平看到胖丫,问道“出什么事了”

    胖丫紧跟着她娘来的,看了一点。不过还想再继续就被她大爷大娘扔出来,以免闹大了伤着她。

    “一枝花说六大娘偷人。”

    来贵家的忙说“这话不能乱说。”

    胖丫“你才来,你知道还是我知道啊”

    “那你也看看谁说的。”

    胖丫想起她爹的话张庄一枝花,风骚莫过她。

    “我偷人也没你偷的多”

    老六家的声音传出来,来贵家的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听到了什么

    胖丫得意地看着她,我说什么来着。

    方剑平和小芳互相看了看,撤吗

    小芳摇头,听她六婶的意思还有隐情。

    “你别血口喷人。”

    一枝花恼怒的声音传过来。

    张老六家的立即问“你敢发誓吗”

    一枝花冷笑“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有啥不敢。你说我偷人,就用我偷的男人发誓,我一枝花要是偷人,跟我好的那男人活着头上生疮脚上流脓不得好死,死了下十八层地狱。该你了”

    方剑平和小芳竖起耳朵什么也没听见。

    小芳急的踮起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