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章 绿色帽子(1)

    高素兰忍不住埋怨“你们屋又没粮,偷啥啊偷。”

    “偷钱。”方剑平想也没想就说。

    高素兰噎了一下,后悔叫他们起床,“去叫小芳起来,太阳都出来了还睡。”

    方剑平下意识朝外看,院里没有一丝阳光,这时最多最多不过六点。

    地里没什么活,今天也没轮到他们养牛打扫猪圈,起这么早干嘛。

    这个丈母娘真不知道享福。

    方剑平摇摇头,趿拉着鞋回屋,看到小芳还在睡,犹豫片刻爬上炕。

    高素兰洗好脸刷了牙,看到对面偏房安安静静没一点人气,忍不住说“不会又跑炕上睡个回笼觉吧”

    “谁呀”张支书从外面进来就听到这句。

    高素兰看对面,“我叫剑平起来,嘴上答应的好好好,我都要做饭了还没出来。这孩子,”摇摇头,“跟你闺女学懒了。”

    张支书气笑了“闺女懒就是我闺女。闺女能干就是你闺女”

    “能干也是你闺女。”

    张支书摇摇头,打水洗脸,“你说你,孩子好不容易放假,也没啥活,让他们多睡会儿咋了。昨天芳写一天作业,剑平又是给你买麦乳精买饼干,还把缸挑满了,铁人也得歇歇。”

    “那是给我买的给你闺女买的。”

    张支书“在你柜子里,你不拿出来谁吃的上别唠叨了。天这么热,饭菜凉的慢,做好再叫他们也不晚。”

    高素兰忍不住说“都多大了啊。”

    大胖在隔壁听见也忍不住说“多大了啊。娘,人家还没起,你让我起这么早干嘛我都困死了。”

    王秋香没好气地问“你就听到最后几句咋就没听见你小芳姐写一天作业,你姐夫把缸挑满。你把缸打满我让你睡一天。”

    “我还小,还是小学生。”

    王秋香“写字呢”

    大胖滚去烧火。

    王秋香忍不住叹气“这么不爱学习也不知道像谁。我们村以前开扫盲班,我爹不让去,我都恨不得偷偷溜过去。”

    张老九点头“像我,像我行了吧。”

    “我看也像你。你们老张家的男人,就没一个中用的。”

    张支书在隔壁听不下去,“秋香,我不中用明儿村支书换你当”

    王秋香数落她男人数落习惯了,一秃噜嘴就忘了隔壁也姓张,忙踩着破板凳爬墙头,“大哥,我不是说你。”

    “我不姓张改姓王了”

    王秋香不禁咂舌“你,你这不是抬杠吗。”

    张支书还就是抬杠,大清早被自家婆娘数落就算了,被隔壁堂弟媳妇捎带上算怎么回事,“那你说我姓啥”

    王秋香吵架吵出经验来了,知道要想快速结束这场口舌之争就得有一个人闭嘴。她说话不长脑子她闭嘴缩回去干脆装没听见。

    张支书得了个没趣。

    屋里院外安静下来,方剑平被他们吵吵的无心再睡,忍不住羡慕小芳雷打不动的睡功。

    可也不能一直睡,早饭向来简单,他丈母娘做饭,老丈人烧火,夫妻搭配一会儿就好。

    “小芳,小芳,起了。”方剑平推推她。

    小芳被推醒,习惯性坐起来,身上很凉,低头看去白皙的肌肤,昨晚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慌忙拉起毛巾毯。

    方剑平看她这样紧张,莫名地觉得可爱又好笑。

    小芳朝他身上捶“还笑”

    方剑平攥住她的手腕,就她这个手劲,一拳下去他得疼半天,“你娘唠叨一早上了。”

    小芳惊得睁大眼睛,结结巴巴问“她她她知道了”

    “还不知道”

    小芳松了一口气。

    她和方剑平第一次睡一块被她娘堵在炕上,她能理直气壮主要是什么也没发生。

    现在这样,又被她知道,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又唠叨啥”

    方剑平“说咱俩懒床。”

    “几点了”

    方剑平没手表哪知道,“六点半左右吧。”

    “这么早”小芳躺下去。

    方剑平连忙抱住她,“你要是不想起,我可以陪你。”说着就掀她的毛巾毯。

    小芳身上不舒服,赶忙推开他。

    方剑平也不过是吓唬吓唬她。

    昨夜鏖战到三更,不休息休息,他就是用油的拖拉机也扛不住。

    “咱俩这事我说还是你说”

    小芳正穿衣服,心思不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上面“啥事”

    “我们现在是夫妻。真正的夫妻,懂吗”

    小芳点头“以前不懂,今天懂了。”

    方剑平欣慰地笑了“要不还是我说吧”

    “你咋说”

    方剑平被问住了。

    总不能向老丈人表示,叔,我把你闺女睡了。

    他老岳父可不是没脾气的人,要听他这么说,不把他腿打断,也得朝他脸上两巴掌。

    思及此,方剑平微微摇头,还是不说了,让他慢慢发现好了。

    吃饭的时候,张支书觉得闺女和女婿的感情又好了。喝口面汤都忍不住抬头看一眼彼此。好像他跟老伴两个是多余的。

    只是小芳经常“语出惊人”,所以直到早饭后,张支书都没往“生米煮成熟饭”那方面想。

    方剑平把衣物洗刷干净,去屋里找小芳,看到昨晚交战的地方就受不了。

    总想上炕跟她大战三百回合。

    可是这样就是铁杵也能磨成针。

    细水长流方是长久之计。

    方剑平拉起小芳的手,“屋里这么闷不嫌热”

    此时最多七点半,温度还没升高一点不热。要说闷确实没有昨天凉爽,“是不是要下雨了啊”

    “这得过会儿太阳出来看是阴天还是多云。要不我们出去看看要是有雨,回头没法出去再看书。”

    小芳想想也对,趁着天气还好多呼吸点新鲜空气,“我的鞋。”

    方剑平给她,顺嘴问“这鞋怎么样”

    “啥”

    “穿着舒服吗”

    小芳点头“舒服啊。”

    “那你想不想学”方剑平试探着问。

    小芳一时没懂“学啥”

    “做鞋。”方剑平说出来,不动声色后退离她有一臂距离。

    小芳摇头,他什么意思啊。

    不会跟很多男人一样,一边希望她能干给他长脸,一边还希望她贤惠,洗衣做饭做衣服做鞋生孩子样样都行吧。

    这可不行。

    可不能由着她。

    小芳佯装疑惑地问“你想让我做鞋”瞬间变脸,“方剑平,我看错你了还没跟我好就让我学骑车。现在又想让我学做鞋。我不和你好了”推他一把就往外走。

    方剑平忙抱住她,“你鞋都穿不好,我哪敢让你给我做。”

    “看不起我还是跟我用激将法啊我可不傻。少跟我玩这些。”

    方剑平点头,赔笑道“我傻,我是三傻。我是想到如果将来生个女儿,想穿妈妈做的鞋”

    “妈妈不会。妈妈给买。”

    能买确实比做方便。

    可是他那点工资只够他和小芳用啊。

    方剑平“那咱们可能就没钱买新衣服了。”

    小芳张口想反驳,忽然想到他不是她。她知道四年后恢复高考。方剑平却认为他会在农村呆一辈子。以前他俩没发生关系,不用考虑这些。

    现在成了夫妻,虽然昨晚有避孕,可是在这个环境下过一两年再没消息,张庄这两百来户,上千口人得挨个来她家询问。

    有热心肠的可能还会让她尝试偏房喝符水。

    “那咋办”

    方剑平说出他的想法“跟你爹娘一样,能自己做的咱们自己做。我赚的钱还留咱俩用。”

    “我一个人”小芳不禁瞪眼。

    方剑平忙说“当然不是”怕慢一点小芳给他一鞋底,“你给她做鞋我给她做衣服。这几年我的衣服破了都是自己缝,应该没问题。”

    这样说小芳心里舒坦多了。

    “自行车不学了”

    方剑平下意识说“学”

    臭男人

    学这学那学他个大头鬼

    小芳真想推开他。

    可是一想到方剑平提起这些,也是为了以后的生活。她不会骑车,哪天爹娘老了,方剑平赶巧病了,她总不能跑步去医院吧。

    整个村子连个电话都没有。

    “那过几天再学”

    方剑平摇头。

    “明早开始”小芳惊呼。

    方剑平就想点头,忽然想到早上非常非常不合适他起不来。

    “下午学。”

    小芳奇怪,怎么又改下午了。

    亏得她还打算用懒床犯困的借口拖延几天。

    方剑平“一天之计在于晨。早上你得背书。”

    “计划的真好。”小芳瞪他一眼,不客气地推开他。

    臭男人,也不知道合计多久了。

    方剑平拉住她的手。

    “我上厕所。”小芳看着他,方剑平立马松手,紧接着递给她一本草稿纸。

    小芳接过去朝他身上打一下臭男人

    早知道昨晚就不让他得逞。

    真是穿上裤子就无情。

    方剑平不以为意地跟到外面,看到东方的天空,只有一线银白,太阳跟睁不开眼似的,“今天多云啊。”

    老九从隔壁出来“身上黏糊糊的,估计下午得下雨。”

    方剑平转身看到他手里拿着一个铁耙,朝斜对面的麦秸垛走去。

    小芳家斜对面也有一个,跟张老九家一样,都是麦子打出来分给各家留着烧火的。

    麦秸烧火草木灰多,而且还不能停歇,所以很多人家就用麦秸引火。平时烧火做饭多用木柴,或者等玉米收下来用玉米棒子。

    方剑平看到他的动作就知道怕下雨天淋湿了,没有麦秸点火。

    也不知道自家还有没有。

    方剑平回厨房看看不多了,就找出自家的铁耙。

    小芳从厕所出来就看到他和张老九一人一边弯着腰搂麦秸。

    他这么勤快,小芳愿意相信让她学做鞋是为了以后着想。

    现在她娘还能动,做鞋跟玩似的。可她毕竟过五十了,整天吃的不好,劳动量却很大,说不能哪天就倒下。她不能连孝衣孝鞋都不会做。

    即便以后上班了有钱了,也没人卖那些东西。

    除非爹娘能撑到八十年代末,市场稳定开始百花齐放的时候。

    “方剑平,我帮你”小芳跑过去。

    方剑平抡起铁耙阻止她靠近“上面都是灰,沾身上痒痒,你离远点。”

    老九不禁说“剑平对你好吧”

    小芳点头“比王秋香对你好。”

    张老九顿时想打她,“一边玩儿去,别在这儿烦人。”

    衣服刚穿的,半天还没过完,小芳也不想弄脏,“方剑平,我去屋里等你。”

    “屋里那么闷,在门口。门口南北透通有风。”

    小芳搬个板凳坐到大门东边。

    片刻,看到方剑平挥汗如雨又去搬一个,顺便舀一桶水,连同洗澡的盆和暖瓶一块放院里。

    方剑平拖着麻袋进屋没发现,因为太累太热了。

    铁耙放回杂物房里,准备洗澡,看到她连衣服都准备好了,不敢置信地眨眨眼睛,“小芳,这些是你拿的”

    小芳勾头问“我好吧”

    “好好好”方剑平高兴地连声说着就脱衣服。

    小芳关上门,微微摇头,这就是男人啊。

    天天对他这么好,反而习以为常觉得应该的。偶尔一次,瞧瞧,高兴疯了。

    方剑平看到大门关上,理智回来,家里可不止他和小芳俩人,还有丈母娘和老丈人,“小芳了,叔和婶呢”

    “一个在桥头跟人聊天,一个放羊去了。”

    方剑平还是不放心,大声说“那我在院子里洗澡,你先别进来。”面朝东边,怕王秋香个懒得走正门的找他或者小芳又直接爬墙。

    小芳撇嘴,你身上哪点我没看过啊。

    方剑平,你的本名怕不是叫矫情。

    然而方剑平听不见她说话,又忍不住担心她跑了。

    俩人虽然成了夫妻,也知道小芳现在与正常人差不多,可她单纯,喜欢由着性子来。

    “小芳,还在吧”

    小芳皱眉,他几个意思啊。

    “干啥”

    方剑平“我怕你撇下我自己玩儿去。”

    “有啥好玩的。”

    整个村子闭上眼都能转一圈,方剑平又不是不知道。

    居然这么不信任她

    欠调教啊。

    方剑平听到声音放心了,瞧着还有热水,顺便把头也洗了。

    擦干净忽然想到小芳两天没洗头了,“小芳,该洗头了。”

    “你好烦”小芳气得站起来。

    方剑平赶忙说“明天,明天早上再洗。我只是提醒你别忘了。”

    “不可以明天再提醒”

    当然可以。

    方剑平意识到自己也有点唠叨,就给自己找个理由“我怕明天忘了。”

    “三傻”

    方剑平出来,“我怎么又成三傻了”

    “这点事都记不住,还不傻”

    方剑平无言以对,看到她身边的板凳,也不问了,直接坐下。目之所及皆是光秃秃的泥土,又忍不住说“这要是一小片花海多好啊。”

    “来年再种。再敢吃我的花,就把她的羊宰了。”

    “你们种的花被羊吃了”

    惊呼声从两人身侧传过来。

    方剑平勾头看去,正是给他鲜花种子的一枝花,“对。你,不知道”

    这事当初闹得挺大。

    起初自家的羊把门口的吃了,小芳寻思着路边还有。后来连路边也吃了,还是羊的主人看着吃,小芳气得想打人。因此还被羊的主人数落,种在路边不就是留着让羊吃的。

    一枝花笑着说“我见过几次,有些快开花了。你们也知道不下地我很少往这边来。前些天看到都没了,还以为你们嫌开得不好全拔了。”

    方剑平“辛辛苦苦种下去的,拔了干嘛。再说了,你家的花我以前都见过。要是嫌不好看,也不会管你要种子。”

    一枝花也是因为不能确定什么原因,所以几次从这边过都没敢问。

    小芳问“你家有没有带刺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