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6章 分开(1)

    小芳想想她奶奶的德行,张小叶要是相成了,那对象肯定不错,至少在高氏看来不错。高氏得了个如意孙女婿,怎么可能忍住不到处嚷嚷。

    “肯定没有。老太婆都没说。”

    方剑平赞同“也对。早上那么好的机会都没显摆。”

    话音落下,俩人离他们只有十步之遥。

    张小叶意识到包裹得只露两双眼睛的人是他俩,不敢置信地愣住,他们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屋里学习吗

    跟张小叶一起的男人裹着围巾,导致小芳和方剑平根本看不出他是谁。

    小芳感到奇怪就直接问“你怎么在这儿”

    “你们怎么在这儿”张小叶反问。

    小芳想呛她。方剑平扯她一下,小芳不由得停下,就听到他说“我们在这儿约会。你也是”

    有围巾遮挡看不出张小叶的脸色,但她的眼神错愕。同她一起的男人更是低下头去,避开他们的打量。

    小芳忍不住看方剑平,聪明啊。她怎么就没想到这样说呢。

    张庄人都沾亲带故。即便不是近亲,真成了双方父母也受不了。所以方剑平觉得那男的不是张庄的。

    应该也不是外村的。

    如果正值春夏秋,张小叶认识外村的人很正常常下地干活能碰到,去农场买东西也能碰到。

    现在虽说天冷,不等于外面没人。小孩子不怕冷,从村东到村西都有。还有一些嫌屋里闷得慌的成年人。所以有外村人进村,他们不可能不讨论或者不知道。

    除去所有不可能,只剩一种可能。

    方剑平“怎么不说了”

    “你俩结婚这么久了还约会”张小叶严重怀疑这个姐夫诈她。

    方剑平“谁规定结了婚就不能约会。”

    小芳帮腔道“对啊。张小叶,他谁呀”

    “你管我”张小叶瞪她一眼,拽着那人就走。

    这位知青如果是杨解放,方剑平绝对举双手赞成。

    现在知青点的人他一个看不上。

    话又说回来,他可以保证自己不会抛弃小芳,可不敢保证别人不会抛弃张小叶。

    她不论懂不懂事,都是他岳父的亲侄女。

    看在岳父的面子上,方剑平悠悠地问“知青点的知青吧”

    两人如遭雷击,同时停下来。

    方剑平转过身去“敢把围巾拿下来吗”

    回答他的是人拔腿就跑。

    这一变故直接把小芳和方剑平干蒙了。

    张小叶急的跺脚“你”

    “都跑了还叫他干嘛”方剑平问。

    张小叶转向他,“还是不你。你别吓唬他能跑”说完就去追。

    方剑平张了张口,不敢信自己了,“我我吓唬他”

    小芳摇头。

    “对啊。”方剑平看着俩人越来越远,眉头皱的越深。别说他没吓唬,就是真吓唬又有什么。他也吓唬杨斌,没能把杨斌吓唬走,反而还赔了一顿饭。

    原本的好心情也因为这事整的没心情。

    方剑平看向小芳“回吗”

    小芳点点头“回去告诉我爹吗”

    “这事得说。”

    高氏那么能算计一人,想把孙女嫁给知青不至于等到现在杨解放不错,就算张小叶小不合适,还有张小草。张小草找对象那年没有上大学一说,他们知青更是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回城。那时让知青松口,可比现在容易多了。

    去年来的这批都知道能回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们当中最大的不过二十,在农村待十年也才三十岁。那些人在一起不可能没聊过这点。可是他还招惹张小叶,他想干什么啊。

    方剑平怕夜长梦多,到家让小芳回卧室,他去堂屋找他老岳父。

    张支书也怕夜长梦多,立即去找他娘。

    高氏看到他不由得朝外面看,“太阳也没打西边出来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不是来吵架的。”张支书没看到张小叶,立即说“小芳在屋里看书看累了,剑平带她出去透透气,结果看到小叶子跟一个知青在鱼塘边聊天。就他俩,你自己想吧。小叶子还没回来吧应该在知青点。”

    高氏的眼睛找她的拐杖,手上急忙忙穿鞋,嘴巴大吼“老二老二”

    天气冷,张老二关着门在自己屋里,离得远不知道他大哥来了。跑出来看到是他就抡拳头戒备。高氏一拐杖挥下去,“快跟我去知青点。”吼给张支书开门的老小,“你也一起这个不要脸的丫头,长不长脑子,看我咋收拾她”

    张支书赶忙提醒,“好好说。别又像小草那次。”

    “她敢一个个动不动闹自杀,反了她了。”看到儿媳妇从屋里出来,“你这个当娘的咋当的”

    廖桂枝不禁说“她长腿的,我还能天天跟着她这么大了我也不能搁怀里抱着。”

    “她小时候你抱过几次别不嫌丢人。”

    张支书头疼,“你小点声,嚷嚷的所有人都知道,以后还怎么嫁人”

    高氏立马闭嘴,气咻咻往知青点去。

    张支书本想跟上去,想想他娘的脾气,到了知青点也是知青吃亏。他如果过去,只能拦着他娘别闹。可是这样知青肯定觉得有他撑腰,往后不知道搞出多少事来。

    高素兰看到他从外面进来就问“这么快”

    “她知道轻重。就算觉得我想看老二一家笑话,也不会这时候发作。”张支书瞧见小两口从偏房出来,“剑平,最近就别出去了。你们觉得池塘那边没人,旁人也会那样认为。”

    方剑平摇头“不去了。我原本说给小芳做风筝,一直没时间做。再给我几张报纸,我糊个风筝。”

    张支书乐意看到俩人感情好,“行。别只顾陪她玩,你也得看书。”

    方剑平笑道“一直看呢。其实小芳也没玩。”

    “对再开学我就可以上四年级了。”

    高素兰不禁问“再开学不是四年级下学期你从三年级下学期跳到四年级,这中间隔一年,跟得上吗你又不能天天去。”

    “我有方剑平啊。”

    方剑平心花怒放“婶,我不会乱来的。”

    高素兰忍不住打量闺女,“你这是不开窍啥也不懂,一开窍惊人啊。”

    “方剑平,告诉她。”小芳表示懒得跟“二傻”说话。

    方剑平被她的小模样逗得想笑“婶,这就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对”小芳点头,“我是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用两只手做个飞翔的动作,“呼”

    高素兰见不得她搞怪犯傻“行,行,我说错了。做风筝还需要啥”

    张支书找出破损的扫把,劈开一片竹片给他,“行吗”

    方剑平“还需要线和一点点面糊糊。”

    高素兰把她缝被子的线找出来。他和小芳住的外间就有面,高素兰让他自己弄。

    方剑平就把铺在炕上的被子折起来,他在炕上糊风筝,顺便看着小芳背语文课文。

    小芳不确定恢复高考会不会考到小学知识点,而且现在的小学课本跟她上辈子学的区别很大,像是全新的,所以她不敢自大,认为字都认识就不用学了。

    方剑平见她看的认真,给她做风筝也做的高兴。

    人的精力有限,小芳无法再集中注意力就去帮方剑平。

    方剑平怕她越帮越乱,也想让她歇会儿,直言该做午饭了。

    俩人又是刷坛子插梅花,又是去池塘,半天几乎没闲着,小芳肚子里那点东西早消化了。

    饭后,稍稍歇歇脑,就继续上午的事。

    小芳累了想帮他顺便换换脑,方剑平不需要,她就当课间休息,上个厕所回来继续。

    一个风筝做好,小芳还在全神贯注地看书,方剑平瞧着还有不少竹片就又做一个。

    屋里暗下来,小芳饿了,问他什么时候做饭,一抬头就看到两个大风筝放炕上,方剑平人不见了。

    “方剑平”小芳趿拉着鞋往外跑。

    方剑平在和面,见她这么着急忙问“出什么事了”

    “你没出去啊”小芳猛然停下。

    方剑平见她鞋都没穿好,心底暖暖的又想笑“还怕我跑了”

    小芳当然不怕,但他极少出去不告诉她

    习惯真可怕

    “我以为你被妖精抓走了。”小芳看到他眼底的打趣,冲他皱皱鼻子回去。

    方剑平“我可不是唐僧。既然出来就别进去了,帮我烧火,晚上吃豆面面条。”

    “要我洗白菜吗”

    方剑平“白菜留着炒菜,放酸菜。”

    “不留着青黄不接的时候吃啊”

    去年高素兰腌菜的时候,方剑平有帮忙,知道她准备了很多,还有一坛蒜瓣和胡萝卜丝没动。

    这两样是搁院里种的,专门留腌着吃。

    “到时候吃蒜瓣。”

    小芳去对面厨房拿一颗酸白菜。

    高素兰以前不会腌酸白菜,这是张支书教的。

    那时候还跟张老二一家住一块,教高素兰不能不教廖桂枝。廖桂枝要教她娘家人,张支书也教他叔叔婶婶腌酸菜不能外人学会了,自家亲戚还不会。结果就是现在家家户户都有酸菜坛子。

    方剑平看到小芳的手通红通红,不顾手上有面给她倒盆热水,“你怎么用手抓”

    “不用手抓咋弄,咱家也没有夹酸菜的东西。”小芳把手泡软,很是担心地看着那酸菜,“会不会酸的面条没法吃啊”

    她还没吃过酸菜炖面条,只吃过酸菜炖粉条。

    方剑平“多洗几次不会。要不我再切点白菜叶子”

    那多麻烦啊。

    小芳摇摇头“我想吃酸菜炖面条。要不要我烧热水洗菜啊”

    方剑平分身乏术,“你先烧,待会儿我烧。”

    小芳忍不住打量他,以前她不想烧火,他又是哄又是骗。今天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