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插花(1)

    小芳懵了。

    他没去厕所,而是偷偷准备花去了。

    可是他怎么说浪漫不好啊。

    总不至于认为送花这种事是应该的吧。

    方剑平担心地问“不喜欢”

    “不不不是”小芳连连摇头,怕他误会赶紧接过去,注意到扎的很好,“方剑平,谢谢你。”

    方剑平盯着她问“喜欢吗”

    小芳使劲点头“喜欢,喜欢。”头一次收到花,怎么可能不喜欢啊。

    方剑平看到她的眼眶瞬间湿了,顿时慌了神“怎么哭了不喜欢别勉强。我也觉得送梅花不合适,可是冬天只有这个”

    “不是的。”小芳摸一下脸,意识到自己居然哭了,十分不好意思,讷讷道“以前都没人送我花”

    方剑平的心落到实处,拭干她眼角的泪水,“我以为怎么了。不就是花吗,以后我我给你种一大片,让你一年四季都能看到花。”

    小芳吓得忘记流泪。

    方剑平忙问“又怎么了”她这么高兴不可能不喜欢花吧。

    “你你你把娘的菜拔了”小芳慌忙朝外跑,看到她娘种的菠菜、蒜苗、小葱、蚕豆和小青菜还在,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方剑平意识到她误会了又想笑。随之而来的是感动,忍不住揽住她。

    她这样着急是担心丈母娘拿刀劈了他啊。

    “我哪敢拔婶的菜。门外路边和柴火垛那边,还有南边小树林不是有很多空地吗。随便挑一小片也够了。”

    小芳下意识问“你有种子哎,这个梅花哪弄的”

    “我找一枝花要的。”方剑平说出来不好意思,第一次送花,还是管人家借的。

    让他大哥大姐知道了,而且还是送的梅花,得嘲笑他一年。

    小芳“九叔说的那个一枝花”

    “对,她家墙边屋角全是花。鲜花种子不是粮食,她人好说话,回头我找她要点,肯定给咱们。”

    小芳道“我也去。”

    “行。这个要不要找个东西养着一枝花说可以放好些天。”

    家里别说花瓶,就是玻璃瓶也没有啊。

    小芳看着方剑平,搁哪儿养啊。

    方剑平说出来就意识到这个问题,“我找找。”

    小芳跟上去。

    “外面冷,屋里等着。”

    小芳抿着嘴静静地看着他。

    方剑平看到她眼皮还透着红,忍不住心疼,拉住她的手,“一起”

    小芳不由得地笑了。

    方剑平忍不住说“你以”赶紧把话咽回去,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可不能回到以前,“不冷啊”

    小芳摇摇头。

    一股冷风朝他俩脸上呼过来。

    两人懵了。

    回过神,不由得相视而笑。

    方剑平拉着她折回屋里把帽子戴上。

    天气寒冷,张支书见方剑平回他们屋就把堂屋门关上了。而方剑平看到堂屋门紧闭,也不好意思打扰岳父岳母休息,于是带着小芳钻进厨房。

    倒真让他们找到一样东西。

    老话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高素兰就准备许多小坛子分开腌各种菜。

    别人觉得她太小心。

    高素兰其是怕她忙糊涂了或者小芳不懂得用沾了油的筷子夹菜,然后一缸菜全毁了。

    冬天过去大半,高素兰的那些黑坛子也空了大半。

    方剑平挑一个小一点的,最宽的位置直径大概二十五公分的样子“这个行吗”

    “用它养花啊”

    方剑平“这梅花枝丫大,应该可以。你把报纸拿掉试一下,要是行我就添点水。”

    小芳把报纸扯开,梅花的嫩枝丫瞬间散开,看起来要比坛子大两圈。

    方剑平又调整一下花枝放到灶台上,觉得很合适,“你觉得呢”

    小芳看看,总觉得眼熟。再仔细想想,终于想到了,她有个室友很喜欢花,买了很多花瓶,其中一个白色的跟这黑坛子差不多大,就是为学校的梅花准备的。

    难怪梅花放进去特别和谐。

    “好看”小芳忍不住点头,方剑平的品味不错啊。

    方剑平笑了,“就它了。”随后舀半瓢水倒进去,“走吧。”一手抱着坛子,一手拉着她。

    两人到卧室又有新问题,坛子太大炕桌太小不合适,放上去小芳也没地儿写作业。

    炕尾上有一个跟炕一样宽的衣柜,衣柜上倒是可以放。可是房屋低矮,放上去梅花碰到房顶也不好看。

    方剑平把家里最高的板凳找出来,放到离墙和炕三四十公分的地方,然后把坛子放上去。可是这样也不是特别合适,“回头叫大头给咱们做个高桌子吧。”

    “专门用来放这个啊”

    方剑平“带抽屉的,里面也可以放点别的。”

    大头虽然是全村的木匠,找他做东西也得木头和钱。这个钱归村委会,然后算大头的工分。

    由于有这个工分,大头一年到头不怎么干活工分都比很多人多。不过全村老少没意见,谁家不需要打家具做棺材啊。

    “那不可以让娘知道。”

    方剑平点头“不让她知道。”说出来想到接下来没什么事,“你作业写好了吗”

    小芳又不是真不识字,她一个大学生写四年级的作业还不快吗。只是怕方剑平起疑,还留两道题。

    “还差两题。”

    方剑平“下午再写。咱们去大头家问问他最近有没有空。”

    屋里没什么玩的,小芳在室内呆了一个冬天早腻了,“现在”

    方剑平见她说着话就围围巾,忍不住想笑“也行。”

    “你的围巾呢”

    方剑平看到在他被子上面就想过去拿,抬起脚的那一瞬间停下,“在你身后。”

    小芳拿过来。方剑平低下头去。小芳下意识挂他脖子上,禁不住楞了一下,他,他以前可不这样。怎么一说开变得这么矫情啊。

    可是他也不是矫情的人啊。

    难不成教她夫妻相处或者情侣相处

    “怎么了”方剑平见她迟迟不动不禁纳闷。

    小芳总觉得她真相了。

    想想自己目前情况,也不能怪方剑平这样做。

    “你的围巾比我长欸。”小芳佯装好奇,边说边给他缠两道。

    围巾勒的有点紧,方剑平不动声色地松开一点“我这个是在首都买的,你这个是婶找人给你打的。卖的肯定长一点好看大气,也能卖出价。自己打的够用就行。你要是喜欢,回头给你买一条。”

    围巾有一个就行了。

    小芳摇摇头。

    方剑平笑笑没说话,给她戴上手套,锁上门,“走吧。”

    “嗯”小芳看到被拉住的手,虽然隔着手套还是忍不住开心方剑平跟杨斌说的那些话真不是较劲啊。

    方剑平见她低下头去,以为地上有什么。一看她在偷笑,也想笑“这么高兴”

    小芳点头,不好意思说他对她的态度一点不勉强,“我好多天好多天没出去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