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章 吓唬(2)


    张支书注意到他紧张的吞口水,莫名想笑:“放松。没啥大事。我就说想问问,你爷爷奶奶是真同意你和小芳的事,还是怕你在我这儿受委屈,不得不暂时同意?”

    方剑平不想瞒他,他觉得张支书能理解,“我没说小芳跟小孩子一样。”

    张支书笑了:“我猜也是这样。可回头你爷爷奶奶要说想见见小芳,你怎么说?”

    “我还没想好。真到那一天就先让他们见见小芳。现在他们连我都见不到,我就算说小芳很好他们也不信。”

    张支书不禁说:“你说得对。那你能回去看看吗?”

    方剑平想到信上的内容,回去不能上大学反倒不如留在农村,至少明年转正有个铁饭碗:“爷爷奶奶说,到暑假再说。今年夏天好一点,后来因为九月十三号发生的事,首都的局势最近又有点紧张。”

    “你爷爷奶奶没事吧?”

    方剑平笑道:“能出去给小芳买衣服,肯定没大事。还能给你们买,应该也不缺钱。”

    “那就好。小芳呢?”

    小芳在屋里偷看方剑平的信。

    看到通篇没提到她傻,甚至连“缺心眼”这类词都没有,小芳就知道方剑平没说实话。

    这事没法质问方剑平,就像她没法解释,她怎么知道方剑平没说实话。

    方剑平有所隐瞒,她也瞒着方剑平,所以他俩算扯平了。

    小芳把信放回原处,就用脑袋顶着那件红白格子外套跑出去,“方剑平!”

    方剑平和张支书出来。

    小芳大声问:“爹,我好看吗?”

    张支书忍不住皱眉:“这是衣服,不是围巾。”

    亏他前些日子还觉得闺女变了。

    可真被几个弟媳妇说中了,这丫头鬼一阵神一阵。

    “我好不好看啊?”小芳固执地问。

    张支书敷衍地说:“好看,好看行了吧。收起来,这不是现在穿的衣服。”

    小芳冲他哼一声,就问:“我娘呢?”

    高素兰从外面进来,“啥事?”

    “你咋在外面?”

    高素兰上厕所呢。但她懒得跟傻闺女解释,“啥事?”

    “你今天高兴不?”

    高素兰一脸警惕,“想干嘛?”

    小芳:“高兴的日子我们应该吃顿好的。”

    高素兰明白了:“你敢动我的鸡我把你宰了!”

    “小气鬼!”小芳像扭秧歌一样扭身回屋。

    高素兰没眼看,觉得丢人。

    张支书也没眼看,可是当着方剑平的面,也不好说闺女更傻了:“看来她是真高兴。”

    方剑平却觉得她顶着褂子的样子好玩:“我去看看。”

    到屋里看到小芳居然在认真的叠衣服,方剑平忍不住揉揉眼睛,她这是高兴开窍了?

    “小芳,干嘛呢?”

    小芳认真地说:“我得放好,别让张小草偷走了。”

    方剑平今天看得很清楚,张小草的心思就没在衣服上,反倒是小草的妹妹小叶子盯着衣服不放。

    小叶子今年虚岁十七,过了年就十八了。村里这么大的姑娘可以相看对象了。找个一年半载,婚事定下来再过个一年半载,父母舍得就可以结婚了。

    闺女要是个勤快能干的,父母不舍得。出了门子就少了一个劳力。闺女要是懒得,或者指着腾房子给儿子娶媳妇,多是三四个月就嫁了。

    即便三四个月嫁出去,等小叶子结婚也满十八周岁,到了法定结婚年龄。

    方剑平有种预感,她会来借衣服相亲。

    这种事方剑平以前不知道,前几天有人相亲就来找小芳借过衣服。

    思及此,方剑平坐不住,去堂屋找岳父岳母。

    高素兰听到他的担忧忍不住笑了,“小草又不是没衣服。再说了,她们姐俩高矮差不多,小芳比小叶子高,她的衣服叶子也没法穿。”

    方剑平忍不住怀疑,难道是他关心则乱。

    “真不会?”

    高素兰:“不会。放心吧。”

    然而翌日清晨,打开门看到她老婆婆,高素兰想给自己一巴掌。

    张小草也想给自己一巴掌,又不是不知道自家人什么德行,居然让方剑平当众把包裹打开。

    “奶,不吃饭来这儿干啥?”张小草追过来就拽她奶奶。

    高氏一把甩开她,直接说:“叶子今天相亲,小芳那件红色的衣服喜庆,借给叶子穿穿。”

    高素兰想想小芳有好几件红色的,而她又没说哪件:“行!”

    高氏不禁怀疑自己少听一个字,她其实说的是“不行。”

    张小草忙说:“不行!大娘,给叶子穿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她奶奶扬起巴掌就要打她。

    张小草了解她奶奶,先一步退开,看到小芳出来,眼睛一下亮了。

    老太婆,我收拾不了你,有人收拾你。

    小芳干咳一声,冲高氏抬抬下巴:“刚才说哪件?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高氏不由得后退,“我没和你说话。”

    “借我的衣服不和我说?”小芳睁大眼睛,摊开手。

    高氏抡起拐杖准备迎战,却看到她手里有个钥匙。

    小芳:“我的衣服都在柜子里。还不跟我说啊?”

    “又不止这一把。”

    方剑平出来:“对,还有一把钥匙在我这儿。”

    高素兰觉得没她啥事了,决定回去做饭。

    “大嫂,大哥呢?”

    高素兰回头,张老六跑到跟前,看起来很着急,“咋了?”

    “张屠夫的手扭着了。”

    高素兰毫无心理准备,以至于一时没能理解,“扭着?”

    老六想起这事就想骂人:“我昨天下午通知大伙儿今天杀猪,也不知道一个个咋那么兴奋,大晚上不睡觉,在张屠夫家里又是唱又是闹,还玩扳手腕,结果就把手给扭了。”

    “那咋办?”高素兰不禁说:“没了他还不得吃带毛的猪?”

    老六:“是呀。所以让大哥赶紧带张屠夫去农场看看。兴许让医生扭过来就好了。”

    张支书从屋里出来,“你当他的手是零件,拧上去就可以用?”

    “那咋办?”

    张支书想想村里这些老少爷们,敢抓猪的不少。敢杀牲口的极少。

    要不他亲自杀?

    小芳看到她爹的表情心里突然有个主意,到屋里把大菜刀拿出来。

    方剑平吓的慌忙拉住她:“你干嘛?”

    小芳:“我杀猪啊。”

    方剑平好笑:“你会杀什么猪?”

    小芳天真地说:“杀猪还不简单啊?”朝高氏脖子上比划,“这样一捅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