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章 吓唬(1)

    张小草在周长河对面,注意到他深深地看方剑平一眼就往后退,不由得皱眉,他想干嘛?

    结合方剑平刚刚说的话,难不成要写信告诉他父母。

    方剑平回去得小芳心甘情愿才行,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张小草顿时没心思研究衣服。

    自打她过来怎么一个比一个不对劲。

    方剑平对小芳的态度就算了。段伊然提前自杀,孩子没了,周长河这个知青点最透明的人居然也羡慕嫉妒方剑平,见不得他好。

    难道还是因为她的干涉让方剑平说出承诺,小芳心安不闹,方剑平才敢向他爷爷奶奶坦白,然后才有今天这一大包东西,再然后引出周长河?

    张小草头疼,她的力量这么大,以后可怎么办啊。

    不管以后,现在她就得阻止周长河这样做。不然就算方剑平回不去,他父母过来大闹一通,方剑平提前跟小芳离婚,还是极有可能搞得小芳跟她和方剑平结婚前一样傻,像个不懂事的熊孩子三天两头闹腾。

    可是怎么阻止?她也不知道周长河想干嘛。

    “大伙儿都散了吧。”

    张小草收回视线,看到她大伯正冲乡邻乡亲摆手。

    对啊!

    她怎么就没想到,她没办法大伯有办法。

    张小草跟进去。

    小芳挡住,瞪着她:“还没看够?”

    “我找大伯不找你。”张小草看他和孙组长聊天,“大伯,我去堂屋等你。”

    孙组长公务繁忙,张支书也不好意思跟他唠太久,随便聊几句就让他回去。

    “啥事?”张支书问出口忍不住在心里祷告,可别是小芳的事。

    张小草就把她的发现和担忧都告诉她大伯。

    张支书听她说完不禁笑了:“难怪你只敢把他俩的被子分开,或者坐他俩中间,不敢让剑平回知青点。”

    张小草心说,你以为我不想?我是怕傻小芳打我。

    “我又不傻。”想到小芳是个傻的,她大伯可能不乐意听到这个字,就转移话题,“先不说他俩,说周长河。”

    “不会的。”张支书毫不担心,“除非他有把握回城。”

    张小草明白了。

    周长河到知青点四周安静下来,他的理智也回来了,万一让张支书知道是他写信告诉方剑平的父母真相,那刘季新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

    他见过方剑平的爷爷奶奶,只知道方剑平的父母的单位。即便他在信里要求那夫妻俩帮他保密,为了能让儿子跟傻女分开,也会把他这个陌生人供出来。

    就是要写也不能现在写。他又不是刘季新,会模仿别人的字。

    周长河想通这些气得把钢笔扔了,飞到门边,让杨解放捡起来。

    杨解放不禁问:“笔惹到你了?”

    “关你什么事!”周长河夺走往抽屉里一扔就往外走。

    经过杨解放身边撞到他半拉身子。

    杨解放皱眉:“他发什么疯?”

    随后进来的男知青笑道:“先前嘲笑方剑平不敢告诉家里人,等方家人知道有他受的。方剑平不光说了,他爷爷奶奶还没意见,你说呢?”

    杨解放忍不住骂:“什么东西。剑平又没对不起他。”

    “还不是因为方剑平现在是小学老师,明年还能转正。咱们就算能回城,到城里也是普通工人。哪有方剑平舒服。”

    杨解放:“刚开始剑平不得不跟张小芳结婚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也不是这样说的。”

    “谁能想到。还是古人说得对,福祸相依啊。”最近发生的事让几位男知青感触很深,“什么事都不能只看眼前。”

    杨解放注意到他往东拐,“这是干嘛去?”

    “估计去养牛场找刘季新。你没发现自打方剑平当上老师,俩人可好了。”

    杨解放最近被安排照顾老李,没空关注别的:“这意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估计是。”

    杨解放不放心,“中午你们做饭,我过去看看。”随即补一句,“别连累咱们。”

    这里是张庄的地盘。先前刘季新算计张小芳依然让张庄人不喜。现如今方剑平不光是张庄的女婿,还是小学老师,俩人要是算计他,张庄这些人极有可能怀疑除了方剑平,他们这些知青都不是东西。

    几个男知青催他,“快去!”

    杨解放小跑到养猪场门口听到有人说话,下意识停下,朝里面一看,不敢相信,周长河居然在帮老李往外拎猪食。

    以前没有上大学的名额,大伙儿不是竞争关系,所以杨解放没机会见识周长河的本性。

    那次在张家门口看出他表里不一,得空的时候仔细想想周长河的话语,杨解放确定他是个小人,还是个自己不努力,怪别人太努力的小人。

    平时连书都懒得看的人帮老李干活,除非天上下红雨。

    难不成老李有什么特殊身份,比如能帮他弄到大学名额。

    可是怎么可能啊。

    看张支书的样子他都不知道,否则不可能一开始让老李住危房。

    那么周长河又是怎么知道的。

    周长河不巧在报纸上看到过老李的照片。

    年代久远,起初没认出来。有一次一起打扫牛棚,老李一句话让周长河想起来。

    老李今天在养猪场,明天就有可能在大会堂。

    然而他自以为掩饰的好,可惜一开口就被老李看出来他认出他。

    老李觉得可笑,他都成现在这样了,居然还遭人“惦记”。

    可他越不让周长河帮忙,周长河忙得越欢。

    老李实在说不算便由他去了。

    过些日子看他一直回不去,周长河自己就老实了。

    可是这一切杨解放不知道。

    杨解放想进来问个究竟。又一想到周长河之前的态度,于是掉头去村支书家。

    农场给张支书安排个任务,看着老李劳动。所以他时不时就会去养猪场转转。比杨解放先知道这事。

    杨解放见他不意外,忍不住问:“大叔,你知道?那你怎么不拦着点?”

    “拦什么?他喜欢就让他干。正好我怕老李在我这儿累出个好歹。”

    杨解放:“你就不怕他别有目的?”

    “他还敢杀人?”见他摇头,张支书笑道:“那还有啥可担心的。老李要是个小官,周长河他瞎忙。老李真是个大人物,他那点小伎俩人家能看不出来?”

    杨解放想想连村支书都能看出来,老李肯定也能:“是我想多了。”

    “你也是关心则乱。以后该咋着咋着。你太殷勤容易弄巧成拙。”

    杨解放点头:“我知道。”看到方剑平从房里出来,想到他收到很多书,“剑平,你的书——”不由得想起刘季新,“挑那种没有写字的借我几本看看?”

    方剑平:“我买了几本毛选看吗?”

    杨解放不想看,容易犯困。可革命还在继续,也就这种书安全,“行!”

    方剑平把整套毛选给他,“看完就还给我,我还没看。”

    杨解放打算慢慢看:“你先看别的。对了,明晚好像该咱们看鱼塘,今年还跟我们一块?”

    方剑平看他岳父。

    张支书:“不用你们看了。明天都早点起,早上杀猪。下午把鱼起了。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咱们后天捞鱼。明天晚上是最后的机会肯定特别热闹。我可不想在医院过年。”

    去年就差点跟来偷鱼的打起来。

    今年年景不错,一年到头池塘没干过,鱼比去年多。十里八村的人羡慕嫉妒,肯定忍不住来抢。

    一条鱼报到公安局,公安都没法管。

    杨解放不禁说:“还是您老想到周到。”

    张支书:“这事你知道就行了。”等他出门立马叫方剑平去堂屋。

    方剑平见他神色严肃,不由得紧张起来,坐都不敢坐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