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执迷不悟(2)


    可是孙组长都不知道,问他有什么用啊。

    张小草:“不是。我是看到她和方剑平在一块——”心中忽然一动,她可真笨,小芳听不懂人话,她大伯能听懂,“大伯——”停顿一下,想到墙里面的人有点犹豫。

    随后想想这里是张庄,方剑平不敢把她怎么样。

    现在被方剑平听见他可能很生气,往后回到城里只会感谢她。

    张小草:“小芳跟方剑平挺好的?”

    张支书点头,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决定静观其变。

    张小草确定这点,立即说:“你得让他俩分开。他俩感情太好的话,哪天方剑平能回城,小芳不让他回去咋办?方剑平是城里人,不可能留在咱们这儿。他走了小芳还不得偷偷去找他。”

    小芳这一刻无比确定张小草是重生的,也是真关心她。

    张小草前世经历了什么让她痛改前非啊。

    这点小芳很好奇,难得被她丈夫抛弃,张老二和廖桂枝嫌她丢人,她无家可归,她爹娘收留了她,然后又把房子和家产留给她?

    小芳越想越觉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但她不会问,这辈子都不会问。

    人心易变。

    现在关心她不等于十年二十年后不会害他。

    她不是她这一点她决定带进棺材里,连方剑平也不说。

    不过这时候不给点反应,也会惹得张小草怀疑,“你是不是又嫉妒我啊?”

    张小草:“我嫉妒你傻啊?”

    小芳后悔没弄一盆羊屎。

    张支书看到闺女的表情直觉不好,拉着侄女后退,指着小芳:“不许拿土坷垃砸人。”

    小芳真没想到这点,因为她爹离张小草太近,怕伤着她爹,压根没打算动手动脚:“哪有土坷垃?”

    “你坐的什么?”

    小芳低头一看——土墙。

    “又掰不下来。”小芳看向张小草,“你总让我和方剑平分开,是不是跟段二然一样喜欢方剑平啊?”

    张小草不禁问:“段二然谁呀?”

    “段伊然。”张支书好笑,“小芳,不是一二的一,是伊人的伊。”

    小芳很是疑惑地看着他,不一样吗?

    张支书想到她连一二三四也认不清楚,“随便你吧。小草,你跟我说实话,那天闹着要退婚是不是因为剑平?”

    他不是第一个这样问的。

    张小草不意外,“咋可能。方剑平是长得好,还是城里人。人品还行吧。可天底下又不止他一个好男人。再说了,小芳再傻也是我堂妹。抢堂妹的男人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离改革开放还有八年,这八年她都得在农村。干出这种事村里人能把她赶出清河农场。

    张支书放心了:“剑平得罪过你?”

    张小草下意识摇头。

    “那你干嘛总说他会抛下小芳不管?”张支书问。

    张小草的嘴巴动了动,想想该怎么回答。

    “我是担心小芳不让他回城,可小芳的情况又不能给他回去。你说将来咋办?”

    方剑平在那边听不下去,拍拍梯子扶着小芳下来。方剑平出来,“张小草,我既然没得罪过你,听你的意思我也不是没良心的人,你怎么那么确定我会扔下她不管?还怎么这么肯定我一定能回去?这事连农场主任都说不好,你听谁说的?”

    张小草心中一凛,她怎么忘了小芳有多傻,方剑平就有多聪明。

    张支书见她变脸不禁叹了口气。

    这个小草啊,怎么这么喜欢嫉妒小芳呢。

    “小草,我真以为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张支书失望地微微摇头,“咱们村那么多姑娘,你嫉妒谁不好?干嘛整天盯着小芳啊。”

    张小草很想解释,也很想说实话,可她不敢。

    不是怕被当成神经病。

    她家有一个搞封建迷信的。

    外面破除迷信搞得轰轰烈烈,不耽误她奶奶在屋里求神拜佛。

    她的不同要是传出去,她肯定往她身上泼狗血,拿针扎扎她,把藏在她身体里的鬼扎出来。

    “大伯,我不是嫉妒小芳。她这么傻有啥好嫉妒。我嫉妒也是嫉妒前面知青点的知青。”

    小芳:“段伊然啊?”

    张小草顿时忍不住说:“我有病啊嫉妒她。”

    小芳:“段伊然城里人,比你漂亮,比你有学问欸。”

    “漂亮能吃?学问有啥用?”张小草反问,“主要得有脑子。”

    张小芳真想说,你可别提脑子了。我没跟方剑平说一个字,他都能看出你不对劲。再这么下去连村头大黄也知道你不是你。

    “你有脑子?”小芳惊得睁大眼睛,“嫉妒我和方剑平,希望我俩分开,就说为我好?傻子都不信。”

    张小草张张嘴,突然发现无言以对——小芳个傻子真不信。

    “不论你怎么说,没有就是没有。”张小草转向她大伯,“我真是为她好。你不信就算了。”搁心里补一句,反正以后有我。

    张支书见她执迷不悟,叹气道:“那你回家吃饭去吧。下午还得干活。”

    张小草的眼睛猛然一亮。

    小芳忍不住后退,她又想干嘛?

    方剑平挡在她身前,这个张小草真没撞坏脑子吗?

    张小草看到俩人如临大敌的样子,忍不住翻个白眼,“好赖不分!”扭头就走。

    方剑平张张口,他好赖不分?她可真好意思。

    “叔,这个小草真没撞坏脑子?”

    张支书看着侄女走路的姿势,没有一丝傻样,规规矩矩的跟以前一样,不像张小芳恨不得一步三蹦跶,“应该没有。”

    “那她怎么突然这么好心?是不是想让你给她介绍个对象?”

    张支书想不通,“我没给人介绍过对象。”

    “她又不是外人。”

    张支书仔细想想,“小草之前都说什么了?”

    方剑平:“问孙组长来干嘛。”

    张支书盯着侄女的背影,难得想让孙组长给她介绍个公安,“回头我说说她。别整天想一些不切实际的。”

    小芳:“那你得赶紧说说她。我不想天天被她推被她撞。”

    张支书没听懂,“什么推撞?”

    方剑平:“我之前想拉着小芳回屋,她不让我碰小芳,差点把小芳推倒。”

    “这孩子怎么这样?”

    张支书忍不住生气,以前只是含沙射影地挤兑小芳,现在都动手了。

    “回头我找老二,赶紧给她找个对象嫁出去省事。”

    高素兰一直不见人进来,忍不住出来找:“晚上再去。下午得上工。你下午去粮库不?”

    张支书朝南边看,“建房子。每年十月底都下雪,我打算下雪前弄出三间。其他的年后再盖。我还得找刘季新和段伊然聊聊。再跟其他人说说,给他俩一次机会。”

    高素兰一听事还挺多:“那就先忙这些。小草不着急,家里的活不少,没空整天找小芳。”

    下午到粮库,高素兰想给自己一巴掌。

    她跟闺女和女婿刚坐下,张小草搬着小马扎过来。

    王秋香提醒她:“这是四队,不是你们二队。”

    张小草:“我问过六叔,只要干活在哪儿都一样。”越过她直奔张小芳。

    小芳下意识起身。

    张小草把她按下去,朝方剑平说,“让一下。”

    方剑平以为她从这边过去,往旁边移一下。

    张小草的小马扎一放,坐到两人中间,拿起俩玉米:“干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