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执迷不悟(1)

    张小芳心说, 有啥好哭的。

    男人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虽说再想找个像方剑平这样人品相貌学识俱佳的很难,可草包美人不难。

    美人听话就结婚, 不听话就分, 下一个更乖。

    不过这些都有个前提,方剑平抛弃她。

    她又不是真傻,以后方剑平不用担心遗传给孩子, 她也不需要方剑平像遛狗一样走到哪儿牵到哪儿,她家人口简单爹娘和善, 要是再考上大学, 方剑平应该不会跟她离婚。

    也就他父母难办。要知道她把方剑平敲晕扛回家,肯定不接受她。不过这点不急,到时候再想办法。

    当务之急是解决张小草。

    张小草这样说肯定知道她在书里很惨, 被车撞死。

    可是她难道忘了她是个傻子, 听不懂人话吗?

    要是真为她好,不赞同她和方剑平在一起应该告诉她爹娘,让她爹娘出面啊。

    爹娘天天跟她在一起,有心把她和方剑平分开都不需要用强,只需她娘说一句, 想跟闺女住一屋就行了。

    小芳想不通她想干嘛。

    是真善还是伪善啊。

    她现在的状态也没法直接问出来, “方剑平说了, 以后回城也不会不管我。张小草,你别挑拨, 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张小草不禁问:“你还知道挑拨?”

    “当然!”小芳得意的抬起下巴。

    张小草没眼看,这有什么值得骄傲啊。

    “方剑平教你的?”

    小芳故作嫌弃地看一眼方剑平, “我这么精还用他教啊。”

    方剑平想笑。

    张小草看到她这傻样也想笑, 敷衍地点头:“对, 对,你最精,全村人加一块都没你精。”

    “那我不成妖精啦?”小芳瞪大眼睛,“张小草,你又欺负我!”指着她气吼吼说,“告诉我爹去!让我爹打你。”说着就往屋里跑,不忘拽走方剑平。

    张小草就想解释,结果看到大门猛然被推开又砰一下关上,门里面传出张小芳嚣张的声音,“大笨蛋,我骗你的!”

    张小草气得张口结舌,这个傻小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气人?怎么跟她小姑家的熊孩子一个德行。

    “张小芳,你给我出来!”

    小芳朝厨房看一眼,烟囱冒烟,饭还没做好。

    娘做饭爹烧火,夫妻搭配干活不累,用不着她这个电灯泡。

    张小芳就把梯子扛出来。

    方剑平赶紧给她扶着,“慢点!”

    张小草听到这个声音不禁趴门缝里往里面看,瞧瞧方剑平又干啥。

    什么也没看见,张小草眉头微蹙,难道在墙后面?

    可别干什么不要脸的事。

    张小草着急,忍不住朝里面大喊,“大伯,大娘,快出来!”

    高素兰连忙跑出来,看到方剑平扶着梯子,小芳爬墙头上,“小芳,不许往你姐嘴里扔羊屎。”

    张小草不是高氏那个恶人,也没直白地骂过她,小芳当然不会这么干。

    再说了,羊屎多脏啊。即便戴着手套去抓也恶心。

    她之前要不是为了保住自家的粮食和鸡鱼,顺便给原来的小芳和她爹娘报仇,她才不会碰那玩意。

    居然还被方剑平误会她饿了想吃。

    思及此,小芳真想朝方剑平头上踹一脚,长这么好看不知道用留着也是白瞎。

    “羊屎都在粪坑里,我怎么弄啊。”小芳无奈地瞥她一眼,可真是二傻。

    高素兰被傻闺女气得回厨房。

    张小草忍不住拍门,“小芳——”

    “在这儿。”不需要打架,小芳就没像上次一样跨坐在墙头上,那样太不雅。

    张小草抬起头就看到她晃悠着双腿,跟村里上房揭瓦的熊孩子一样一样。可那些熊孩子真精,小芳是真傻。

    “坐这么高干什么?赶紧下来!”张小草急的大喊。

    小芳的眼皮动一下,还真关心她?

    可是可能吗?

    小芳决定再试试,摇头晃脑气死人不偿命地说:“就不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想欺负我。哼!”

    张小草头疼,“大伯,大娘!”

    高素兰不禁叹了一口气,“老头子,改天跟老二说说,带小草去市里看看吧。”

    张支书想想侄女要退婚那天和今天的表现,也觉得她反常的很。

    好好一人要不是脑子坏了,怎么可能像变了一个人。

    听听这口气,好像真担心小芳。

    她要是担心小芳,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可是这么吵吵下去也不是办法。

    张支书:“我出去看看。”

    高素兰赞同,“你是得去看看。中午了不回去做饭,在这儿关心小芳,是不是有什么事求你?”

    “不是老二两口子又数落她,就是让她相亲,还得找个给聘礼不用把聘礼带回去的。”张支书到厨房门口拍拍身上的草屑,整理一下衣服把门打开。

    张小草险些一巴掌拍在她大伯脸上。

    张支书吓一跳。

    张小草吓得手僵住。

    “你,小草——”张支书失望,“我真以为你变了。”

    张小草回过神,赶紧解释:“不是,我想拍门,没想到你突然把门打开。”

    这话的意思还怪他?

    张支书无语又觉得可笑,“你喊我,我不过来?”

    张小草理亏,道:“大伯,对不起。先别说我,你快让小芳下来。”

    墙头不高,不是头朝地摔下去就没事。

    可是这样说小草还得有话说。

    张支书:“摔断腿她就老实了。”

    “那——”张小草被这个回答梗了一下,她没想到一向护犊子疼闺女的大伯能说出这番话,“那不得遭罪?”

    张支书想了想,道:“吃一堑长一智。”

    张小草的心里打了一个突,总觉得大伯这话是说她。

    可是他又不知道她都经历过什么,怎么可能说她。

    张小草想想自己这些天都没往这边来,他不可能看出什么。顿时心下大安,“大伯,你这话说的——你这话不适合现在的小芳。要长也得等她变聪明点。”

    张支书很想说,你聪明不照样没看出我不想理你。

    “小草,你家做好饭了?”张支书换个说辞。

    张小草道:“快了。”

    “那你要不先回去吃饭?”

    张小草指着小芳:“那也得她先下来。”

    张支书忍不住打量她。

    张小草被他睿智的眼神一看,下意识低下头,怕他看出什么。

    然而这点让张支书误以为她别有目的。

    张支书忍不住叹了口气,“小草,我就你这一个侄女,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没必要做这些。我能帮的肯定帮。无能为力的你也别怪我。”

    张小草糊涂了,“我有啥事?”

    “你不是来找我,是来找小芳?”

    经他这么一说,张小草想起来了,她是来找她大伯,问问他最近是不是有被送来劳动的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