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掉马(1)

    冷不丁被这么一问, 廖桂枝愣了愣,结结巴巴,“给给——给多少?”反应过来, 大声为自己辩解,“给多少你们不知道?定亲那天别人不在大哥在,钱还是经大哥的手给我们的。”

    高素兰见她理直气壮的也怕冤枉她,“你后来没再管人家要?”

    “我——我是那样的人吗?”

    别人倒霉王秋香就高兴, 尤其这倒霉的人是她特厌恶的廖桂枝, “你不是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问。

    廖桂枝转向她,“说啥?再说一遍!”

    张家当家人在这儿, 王秋香可不怕她耍横, “再说几遍也是, 你不是吗?”

    闺女突然要退婚搅的廖桂枝心烦,再想想她退婚引发的后果就气不打一出来, 恨不得打死这倒霉孩子。

    偏偏闺女要死不活, 她又不舍得真弄死她, 以至于有气也不敢撒。

    王秋香乐意当这个出气筒,廖桂枝不再客气,上去就撕她。

    张支书拦住, 厉声呵斥:“嫌不够乱?!”

    廖桂枝吓得停下来。

    张小草也被这声呵斥吓一跳,看她娘乖的跟鹌鹑一样,更是不敢相信,原来她娘这么怕大伯?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张支书转向来富家的,“今天的工分让她给你补回来。”对廖桂枝说, “上工去。”

    廖桂枝懵了, 她没听错吧?她家出这么大的事还让她上工?大伯哥还是人吗?

    张支书:“不上工你在这儿干嘛?有什么用?”

    来富家的刚刚还在可惜今天的工分。张支书的话让她眉开眼笑, “小草她娘, 不论最后退不退婚,啥时候退婚,都得我回娘家了解清楚。”顿了顿,“不了解也行,你问小草。”

    廖桂枝张了张口,闺女要能开口,她还用得着让儿子喊她。

    张老二道:“这婚不能退。”

    小草猛然看向她爹,眼泪一个个掉。

    张支书看到这一幕心里不落忍,“为啥不能退?”

    廖桂枝忙说:“她退了小拴的亲事咋办?”

    张支书没听懂。

    高素兰:“你打算用小草的彩礼给小拴娶媳妇?”

    张支书恍然大悟:“我咋不知道你家穷到卖闺女的地步?”

    王秋香起哄架秧子,“我也不知道。二哥,这些年赚的钱哪去了?”

    张老二皱眉:“有你啥事?!”

    张支书:“也没我啥事?”

    厉害的老婆婆不在,没人能降住村支书,廖桂枝赔笑道,“大哥,不是没钱,就是不太够。你能借我们一点,小草天天要退婚我都让她退。”

    张小草慌了,怕她大伯撒手不管:“大伯欠你的?拴子才十九,今年钱不够不能等明年?”

    王秋香很意外,不禁打量她一番,这丫头不会撞邪了吧?

    怎么一睁眼一闭眼跟换了个人似的。

    张小草感觉有人看到,撞上王秋香的打量,下意识低下头。

    王秋香瞬间确定这丫头有鬼。

    眼角余光看到廖桂枝和张老二,王秋香犹豫片刻把猜测咽回去。这两口子不省事,跟他们说反而会惹一身腥。

    王秋香想弄清楚张小草搞什么,“小草说得对。”

    廖桂枝下意识想说,对啥对!看到张支书,干咳一声,问:“明年还不够呢?”

    张支书知道他弟弟的家底,“还想娶个天仙不成?天仙你养得起吗?”

    廖桂枝被呛的噎住。

    张老二不服气,“小芳都能嫁给方剑平,小拴咋就不能娶个天仙?”

    张支书噎的摆手,“我——”

    “大伯!”张小草带着哭腔喊。

    张支书叹了口气,把“不管了”三个字咽回去,对来富家的说,“你去吧。”转向他弟两口子,“这事要是真的不退也得退。”也不征求俩人意见,直接问被挤到门口的大侄子,“你也想娶个天仙?”

    张小拴道:“天仙谁不想——”一见他大伯瞪眼,不敢贫,“我知道自己的斤两。天仙一时落难嫁给咱,也不能跟咱过一辈子。

    “爹,娘,咱家虽然没有很多钱,可我知道给我娶个媳妇足够了。小弟才十四不着急。再说了,姐退婚又不是不嫁了。再找一个不要你把聘礼给姐带回去的不就行了。”

    廖桂枝来气,这是啥儿子,居然不知道帮她。

    “你当那种那么好找?”

    张小拴道:“那我就晚点娶。大伯三十多不照样找个大娘这么好的。”

    高素兰忍不住笑了。

    张老二不禁说:“然后生个傻闺女?”

    高素兰脸上的笑容凝固,“她爹,咱们走!”

    “大娘!”张小草抓住她,让他们走了,她只有死路一条。

    张支书把骂人的话咽回去,“老二,真想逼死小草?小草有个好歹,聘礼你得还给人家,你再有钱也没闺女敢嫁进来。”

    廖桂枝合计一下,得不偿失。

    可是由着小草,她看好的儿媳妇就飞了。

    廖桂枝不甘心地说:“我给她准备的被子、暖瓶、洗脸盆和新衣服咋办?”

    张支书:“不能下次用?”

    “谁家愿意?”廖桂枝反问。

    张支书气笑了:“是娶不上媳妇的多,还是嫁不出去的多?你长脑子没?长了就好好算算。”

    廖桂枝被撅的无言以对。

    王秋香看一眼张小草,见她松开高素兰,不禁挑起眉头,连自己爹娘都搞不定,再找一个就能过好?

    说不定还不如这个。至少人家懂事,想结婚找对象就把以前的事断干净了。

    王秋香撇一下嘴,还以为这丫头被摔一次摔聪明了,“大嫂,走吗?”

    高素兰转向她老伴。

    张支书对廖桂枝两口子道:“不准再逼小草。她脑袋还没好,让她歇着。一切等小双她娘回来再说。小草,有事叫小拴去找我。卖闺女给儿子娶媳妇,我老张家丢不起这个人!”

    张小草擦擦眼泪,道:“我知道了。大伯,以前都是我不懂事,仗着你们不在跟前,小芳听不懂,没少挤兑她。我以后再也——”

    张支书摆摆手,“好好歇着吧。”

    “大伯,我真知道错了。大伯,有句话我一直想说,不是羡慕嫉妒小芳。大伯,方剑平他跟小芳真不合适。”

    王秋香猛然转向她,这丫头真出息了?敢抢人了?

    张支书眉头微蹙,这孩子几个意思?

    张小草怕误会,赶紧说:“你想方剑平什么人?他就算觉得小芳好看,愿意跟小芳过一辈子,他父母也同意?他现在回不去不等于以后回不去。上面又没说不许知青回城。他就算愿意带小芳回去,那大城市人多车多房子多,出了门就分不清东南西北,小芳能要几天不走丢?”

    这些情况张支书懂,所以没想过闺女跟方剑平回去。

    只是这话不能说,更不能说他俩啥也没发生。他今早看过俩人的被褥中间隔有一臂那么宽。

    村里人本来就喜欢嘲笑小芳,要知道这事往后还不得天天拿这事调侃她。

    小芳那个缺心眼最经不起人激,被这些人气得脑袋发蒙指不定干出什么事来。

    张支书:“小芳的事我自有主张。”

    张小草急了,想说你有啥主张。看到她爹娘,连忙把话咽回去——她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再说了,方剑平这两年也回不去。两年后再劝他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