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退婚(1)

    王秋香懒得跟傻丫头搭腔, 盯着张支书。

    张支书:“我也觉得不对劲。”转向方剑平,“以后看着她别靠近小芳。”

    方剑平如果不知道张小草欺负过小芳会觉得他杞人忧天。

    刚刚听到张小草的话,方剑平也觉得她很奇怪。醒来不担心她奶奶有没有打赢她四婶, 居然先关心小芳。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张小芳变聪明。

    方剑平:“叔,我知道。我也觉得她奇怪。”

    围观的村民不禁说:“刚刚没发现,你们这一说确实奇怪。那丫头仗着小芳听不懂,平时没少挤兑她。什么小芳空有一身蛮力,担心小芳招个上门女婿被吃绝户,还有——”胳膊被扯一下。说话的人忍不住拨开, “拉过干啥?你怕廖桂枝我不怕她。

    拽她的人连忙朝方剑平看去。

    说话的村民恍然大悟, 笑着说:“剑平肯定知道我不是说他。”

    方剑平点头。

    那村民觉得这小伙子懂事,高兴地笑了:“刚才说到哪儿了?”

    有人提醒:“小草只会挤兑小芳, 不可能关心她。”

    那人点点头, “那丫头可是廖桂枝的闺女。她是不是也怪小芳,看到她大伯又不敢埋怨小芳, 所以才那样说?”

    事关张小草这个侄女,王秋香也不敢胡扯:“我觉得不像。给我的感觉很怪。说不上来的怪。上一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人还是刘季新。”

    一男一女性别不同, 哪能相提并论。

    有人觉得她扯, 不以为意地笑着说:“那以后剑平可得小心点。”

    方剑平不懂,他小心什么啊。

    那人道:“小芳打人疼,她不敢明着算计小芳, 也不敢惹你丈母娘老丈人,可不就冲你下手。”

    方剑平想说,他又不缺心眼。考虑到张小芳的感受, 换个说法:“我跟她又不熟。”

    王秋香道:“有可能!你们听我说, 一呢, 大娘跟四嫂确实因为小芳打起来,然后把小草推到墙上撞晕过去。二呢,小芳跟方剑平你结婚,他们家就没法再提过继这事。”

    方剑平想了想:“这不符合逻辑。”

    王秋香顿时忍不住说:“你跟他们讲逻辑?”

    方剑平也觉得他这话过于天真,张小芳的奶奶从不讲理,张老二一家恐怕都不知道逻辑是什么。

    “以后小心点吧。”王秋香语重心长地说。

    方剑平点头。

    王秋香满意:“这就对了。可别小芳这妮子不识好人心。”

    张小芳忍不住皱眉,王秋香属什么的?一天不说她过不去咋地。

    方剑平眼角余光看到小芳不开心,攥住她的手臂,以免她冲动伤人。

    话又说回来,虽然王秋香刚刚帮了他们,也是为他好,可他真高兴不起来。于是就不冷不热地说,“多谢你提醒。小芳,走,我们回家吃饭去。”

    王秋香见他说“谢”连个笑脸都没有,顿时有点尴尬,不该多那句嘴。可她习惯了,以前说也没人跟她计较。

    张老九见状,扯一下她:“做饭去。”

    张支书不禁问:“还没做饭?”

    老九恨不得给自己一大嘴巴子,大伙儿都开始上工了他家还没开火——又得挨训。

    张支书板起脸:“快点!去晚了我扣你半天工分。”

    王秋香连忙拉着她男人往家跑。

    众人一看情况不对不敢逗留,回家的回家,往粮库去的往粮库去。

    转眼间大路上只剩张小芳一家四口和张家几个兄弟以及知青。

    张老六问:“拖拉机就放这儿?”

    张支书:“先放这儿,待会儿去拉木头。被她们一闹我饭还没吃。”

    张老六家吃得早,闻言就让他去吃饭,他去通知拉木头的人,然后再安排人查玉米棒子,别没揉干净。再然后安排人做土坯,即便这次用不着也可以留以后用。

    知青们想对方剑平说些什么,顾及到张小芳一家又停下来。

    方剑平道:“别担心。张小草想干什么也没时间。”

    几位知青疑惑,这话怎么说。

    高素兰想起来了,提醒几人:“小草定亲了,开春就结婚,满打满算也就四个月。”

    知青们顿时不禁庆幸。

    张庄的人毛病不少,坏心眼的也不少,但大部分人有贼心没贼胆。他们知青点已经出两个脑子不清醒的,村子里再来一个,还有可能是一家,谁受得了啊。

    张支书对知青们说:“饭后把你们东边那块地收拾一下,明天不下雪就挖地基。”

    村民们不希望再来知青,这些知青也不希望再添新人。

    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那些知青多是高中生,有的甚至是大学生。这几年上面让知青都下来,知青年龄越来越小。

    有些小孩上学早,初中毕业才十四五岁。半大小子弄过来,不光不会干活还需要照顾,太耽误干活了。

    有知青就跟张支书提议,“能不能年后再来?总得让人在家过个春节吧。再说了,就算来也应该夏天。正上着学来多不合适。”

    张支书没上过学,文化课是在部队扫盲班学的。昨天去找农场领导的时候压根没想到放暑假一学年才算结束。

    “我等会儿绕去农场跟主任说说。主任也没说具体时间,只说年前年后。要是年后可能就是放暑假再来。”

    高素兰:“甭管他咋说你都去问问。”

    张支书点头,“咱们也进屋,外面怪冷的。”

    张小芳嘭地一下推开大门。

    准备离去的几个知青吓得停下,循声看去,见方剑平跟着他岳父岳母进去,便知道开门的是张小芳。

    跟方剑平关系最好也是昨天问他真要娶张小芳的那位知青忍不住叹了口气。

    “杨解放,这两天怎么学起林黛玉来了?”

    那知青就叫杨解放:“我是替剑平不值。你看看那张小芳傻的。”说着忍不住摇头,又叹了一口气。

    “我看方剑平挺乐意。”有知青说。

    杨解放:“人在屋檐下,不乐意又能怎么办。方剑平只是比较豁达。这事换成别人非逃不可。”

    其他几个知青觉得不像,方剑平可没有一丝勉强。

    张小芳除了会干活别的一概不懂,他还能坦然接受,村支书不会许了他什么好处吧。

    有知情好奇地问:“杨解放,你说,那个上大学的名额村支书会不会给方剑平?”

    这话让杨解放很不舒服:“周长河,什么意思?”

    名叫周长河的知青笑了笑,装的一脸无辜:“我能有什么意思。我是说咱们点方剑平最优秀。他上大学也能听懂。他现在又是村支书的女婿。于公于私都应该让他去。”

    “张支书昨天说的话你没听见?他要是娶了张小芳,以免遭人非议应该让他去都不能让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