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缺心少肺(1)

    高氏爬起来又抡起她的小拐杖。

    张小芳架起大铁锨迎战。

    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一个年轻力气大,一个年老力道小,一个如花似玉, 一个行将就木。这么鲜明的对比看得王秋香嘎嘎笑。

    高氏不敢对着张小芳骂, 还不敢对着她骂吗。

    “笑笑笑笑死你!”

    王秋香抓起墙上的土坷垃就砸——身为儿媳妇不好打老婆婆,还不敢打你个不省事的大娘吗。

    高氏又抡起她的小拐杖朝王秋香招呼。

    王秋香嗖一下缩下去。

    高氏气得又大骂:“孬种, 跑啥跑?有种你别躲——”

    “还打不打?”吃个鸡腿跑两圈,根本不顶事。张小芳饿了, 忍不住打断她的话,“不打以后不许再骂我,也不准再骂我爹和我娘。”

    高氏转向她,看到墙头上的破盆, 后退两步:“我想骂就骂, 你算老几!”

    张小芳想一下:“我家老小咋了?打你还非得老大才行啊?要是这样那我就是老大。”

    “你打个试试!”高氏仗着退到安全距离蹦跶起来,别提多嚣张。

    张小芳朝盆里抓。

    高氏瞬间像被人攥住喉咙,一个字不敢说。

    张小芳不闹这一出,她爹早晚得把老太婆和张老二一家叫过来见见方剑平这个新女婿。

    他们过来就跟蝗虫过境差不多。

    占了人家闺女的身体,总要帮人做点什么。

    “我跟你说,我和方剑平领证了,他现在是我的人, 但不是你孙女婿, 以后也不准欺负他。还有你个廖桂枝, 敢欺负我家方剑平, 我打死你个不省事的老女人。以后少往我家来。你那个小儿子爱给谁给谁,别想过继给我爹。”

    高氏一听这话忍不住大吼:“混账东西!你爹没儿子, 你想他绝后?”

    “方剑平不是?我俩不会生啊?”张小芳瞪大眼睛看着她。

    高氏噎住了。

    方剑平听到那边消停下来顿时想笑, 也终于明白张小芳干嘛闹这么一出, 原来是想绝了张老二一家的念想。

    张老二一家平时肯定没少过来说小芳傻,过继个男孩过来以后还能帮傻小芳撑腰。

    方剑平觉得他们一家别惦记张小芳,就算没人敢娶她,一个人过也不会很惨。再说了,小芳以后也不会是一个人。

    小芳跟他离了婚没人敢娶,他就把小芳接家去。对外就说是他妹妹。城里人又不知道他在农村的情况。

    只是这些还早。说不定他得在农村呆一辈子。

    他现在是张小芳的家人,应该帮她一把,“小芳,一个女婿半儿。”

    张小芳眼中一亮,大声说:“方剑平说了,一个女婿半个儿。”

    方剑平又说:“我还是上门女婿。”

    “听见了吧?方剑平说他是上门女婿跟儿子一样。”

    高氏和廖桂枝听见了。

    躲在厨房观望的高素兰和张支书也听见了。两口子互相看了看,都不敢相信这话是方剑平说的。

    高素兰小声问:“剑平啥意思?”

    张支书也理不清了,“回头我问问?总不至于吃了小芳一个鸡腿喜欢上她了吧。”

    “做啥美梦。就咱家小芳那二百五的性子,剑平能看上她眼得瞎成啥样。”

    张支书不爱听这话,“咱小芳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人家剑平可说了,咱小芳是大智若愚。”

    “安慰的话也信?那是人剑平厚道懂礼数,不好意思说她傻。”

    张支书问:“她在剑平心里真是个傻子,剑平犯得着这么说吗?”

    高素兰心生警惕,“老头子,咱可说好了,等他爸的问题查清楚,他能回城就让他回去。你不会想变卦吧?”

    凭良心说,张支书非常想变卦。

    这话要是说出来,他这个老婆子不光得天天盯着他,还有可能把他赶去跟女婿住,她们娘俩睡正房。

    张支书:“想哪儿去了。我就这么一说。”

    高素兰打量他:“咱俩结婚二十多年了吧?”

    张支书明白她潜在意思,一个被窝睡这么久,她还能不了解他。

    “你想想昨天的小芳再想想今天的小芳。”

    高素兰没懂:“别打哑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上过学,连自己的名都是咱俩结婚的时候你算给我起的。”

    “昨天早上让她洗脸她咋洗的?湿一下脸就找毛巾。今天洗出一盆黑水。”说到此张支书忍不住叹气,“就是跟昨儿一样不懂事,那么脏的水居然能理直气壮地让剑平洗。”

    高素兰还是没懂。

    张支书继续说:“剑平让她涂雪花膏,她老老实实涂了吧。你说了多少次?搭理你了吗?我的意思她要能一直这么听话,说不定越来越懂事。”

    “然后剑平跟她当真夫妻?”高素兰摇头,“你可真敢想。有闲心想这些,还是想想回头见着咱娘你咋说吧。”

    张支书勾头朝外看看,女婿扶着梯子,闺女坐在墙头,扛着铁锨跟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将军似的。

    张支书忍不住笑了。

    高素兰好奇,也勾头朝外看看,见闺女跨坐在墙上,忍不住皱眉:“还有点姑娘家样吗。”

    张小芳倒是想把双脚都搭在外面。可她怕打仗的时候稍稍大意摔下去。

    “高素兰,我听见你的声音了,门打开,快点!”高氏大吼。

    张小芳抡起铁锨朝她招呼,“咋跟我娘说话呢?不懂事的老东西。”

    “我是你奶奶!”

    张小芳:“我没说不是啊。骂你跟你是不是我奶奶有啥关系?”

    高氏一辈子胡搅蛮缠,三个妯娌没一个是她对手。她敢说张庄两百多户人家,没一家敢跟她打。可此时此刻,高氏词穷了。

    “你还讲不讲理?”

    方剑平不禁怀疑,外面的人是高氏吗?

    张小芳忍不住眨眨眼睛,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你这个全村最不讲理的人跟我讲理?”扭头朝西边看去。

    王秋香也被“讲理”两个字惊得爬出墙头,“今天的太阳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吧?还是我饿糊涂了?”一见高氏转向她,立即说:“看来人真饿不得,做饭去做饭去。”再次缩回去。

    高氏没想到她这么怂,气撒不出去就骂:“吃死你算了!”

    王秋香把门打开:“大娘,瞧你年龄大不跟你一般见识,真以为怕你?”

    高氏心说,我干不过憨小芳个缺心眼,我还干不过你。颠起小脚朝她扑去。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张小芳大喊:“快跑!别让她碰到你,老太婆想碰瓷!”

    “碰瓷是啥?”王秋香连连往后躲。

    方剑平说:“赖上你。”

    张小芳大声说:“赖上你!”

    “赖上我正好,反正我家没啥吃的,就把这老东西卸吧卸吧炖了吃了。”王秋香嘴上这样说,脚下一点不慢。

    张老二护着他娘,因为他还指望他娘从他大哥这儿弄东西。农忙的时候帮家里做饭他好争工分。肯定不许别人欺负她娘。

    王秋香就往北跑,她婆婆和她妯娌都在北面。俩人也跟这个老太婆不对付。她就不信她们婆媳仨人干不过她一个。

    张小芳坐在墙头看傻眼了,这就走了?瞧见廖桂枝,“二婶,咱俩打一架吧。”

    “有病吧你。”廖桂枝吓得后退。

    张小芳点点头,乖乖地说:“我有病啊。你们说的,我就是个缺心眼的傻货。”

    廖桂香四十出头,身强体壮打不坏。

    张小芳不敢近距离对她奶奶,可不怕廖桂香碰瓷。腿绕出去,铁锨往地上一扔,人跟着跳下去。

    廖桂枝吓得拔腿就跑,边跑边嚷嚷,“你个混账半吊子,敢碰我让你二叔打死个傻货!”

    就是原主也不可能打她。何况张小芳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张小芳。

    以前都是他们欺负原主和她爹娘,难得一次廖桂枝吓得抱头鼠窜,张小芳哪能放过。轮着铁锨追十米,在路边吃饭人叫住她,她就停了。

    村里常年没啥热闹,以至于风吹草动芝麻大点事都能惹得人围观。

    有人见她都抡起铁锨了就好奇地问:“小芳,你二婶又干啥了?”

    张来福家的说,“还能干啥。又说小芳傻,然后把她小儿子过继给老大呗。也不看看她家老小啥德行,得有十四了吧,争的工分跟人家十岁的孩子一样。她也不嫌丢人。别说老大有小芳,小芳这还结婚了,就是没孩子也不能要他。”

    张来福看到廖桂枝停下,赶紧给妻子一胳膊肘子,示意她别说了。

    “怕她干啥。不就仗着兄弟多吗。老大不发话,我看谁敢打我!”张来福家的仗着张小芳就在身边,挑衅她:“有本事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