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乐粉小说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准备结婚(1)

    孙组长想了想冲小赵招手,拿过他手里的信,“这就解释的通了。刘季新八点多出去帮张小芳把方剑平骗出来,躲在一旁看着他被张小芳弄走,然后去隔壁女同志的住处把这封信交给段伊然。”

    有位女知青说:“刘季新晚上没去过我们那边。”

    孙组长道:“那就是跟张小芳合计好之后偷偷把信交给段伊然——方剑平约她屋后小树林见。但时间肯定在张小芳和方剑平回张家以后。”

    张支书不懂了:“刘季新咋知道别人都睡了再过去段伊然还在?”

    孙组长:“因为这是方剑平第一次约她。段伊然会一直等下去。刘季新也看出这点,他趁着所有人都睡了再去小树林,段伊然果然还在。

    “他就告诉段伊然,他八点多少多少分看到方剑平跟村支书的闺女张小芳走了。当时天太黑,她也没发现刘季新穿的是方剑平的衣服。段伊然一气之下跟刘季新在一起,然后跟刘季新合谋嫁祸给方剑平。

    “天亮了冷静下来,去报案的路上不舍得陷害方剑平,可她又不甘心,所以才像我刚才猜的那样说。她又没法解释晚上不睡觉跑小树林干嘛,才不得不把信交出来。”

    张小芳惊讶,闹了半天不是小龙女是刀白凤啊。

    孙组长眼角余光看到她想说话,赶紧继续说:“有一点我一直想不明白,张小芳是个——是个农村姑娘,方剑平不可能不知道跟她在一起有可能一辈子留在农村。这一点段伊然肯定也知道。她亲眼看到方剑平跟张小芳走了,也不可能相信他宁愿娶张小芳个村姑也不要她吧。”

    张小芳的父亲长叹一口气。

    孙组长转向他。

    张小芳忍不住问:“爹知道?”

    村支书张父道:“刘季新应该听说了农场给我们村一个上大学的名额。段伊然可能也误以为剑平跟小芳走是为了大学名额。搞臭剑平就算还上不了大学也能得到段伊然。”

    孙组长不禁说:“好算计。可是没了方剑平还有九个人。刘季新只有九分之一的机会。”

    书里没这段,张小芳也不知道,就转向她爹。

    张父道:“不是。他上到高三,除了剑平他学问最高。”

    孙组长终于明白了。

    村民们也明白了。

    谢兰不禁说:“难怪人说不毒不丈夫。为了回城连你喜欢的人都算计。”

    孙组长问刘季新:“还有什么话说?”

    刘季新一脸愤恨不服:“要不是段伊然那个蠢女人心软,就凭你们?”

    “段伊然不心软,所有证据都指向方剑平我们也不会抓他。因为段伊然身上没伤痕。更何况方剑平有人证。”

    刘季新:“傻子的话也能当证据?”

    张小芳大怒,朝他身上就踹。

    孙组长拉住她,“带走!”

    有村民忍不住问:“枪/毙?”

    张小芳立即说:“枪/毙个屁。他又没强/奸。”

    谢兰问:“那干啥?”

    张支书道:“报假警,跟段伊然一起关半个月吧。”

    “啥?”谢兰不能接受。

    其他人也不接受:“他冤枉方剑平咋算?”

    张支书道:“他和段伊然都没说这是剑平干的。”

    谢兰张了张口,结结巴巴磕磕绊绊:“这不——那——不太便宜他了?不行,拦住他们!”

    原本让开路的村民瞬间把路堵上。

    张小芳快速上前扯开孙组长,一脚踹到刘季新膝盖窝。

    她的力气多大啊,一百八十斤的麻袋扛起来就走。

    这一脚下去直接把刘季新干趴下。

    村里人可不懂法律法规,又有人带头,立即跟着踹。

    孙组长忙喊::“住手,住手!”

    张小芳大声说:“我没动手。”

    “对,没动手!”有村民立即挤开孙组长上脚。

    孙组长失去了刚刚的淡定:“拦住!快拦住他们!”

    老公安忙说:“没用。越拦他们打得越凶。”

    “那怎么办?”孙组长急了。

    老公安小声说:“得找村支书。他出面才行。”

    孙组长想起来了,在村里村支书的话可比公检法有用:“老班长,不能这么打,会出人命的。”

    张父道:“我果然没看错。你不是在东北?”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张父觉得差不多了,再打下去真有可能出人命:“张小芳,谢兰,不许再踢。都给我停!”

    众村民下意识停下来,循声看到村支书离他们得有六七步远,再次伸出脚。

    “张来福!我的话——”张支书大喊。

    张小芳挤过来打断他的话:“爹,我啥也没干。”

    张父瞪她:“我瞎啊?别以为我没看见,就你带的头!不许再打!再打我扣他工分!”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

    孙组长连忙让他的人过去。

    那些公安倒是想,可是被张庄的妇女控制住了。

    孙组长又忙找张父。

    张父看过去,发现都是熟人,“王秋香,干嘛呢?松手!”

    王秋香之前觉得罪犯是刘季新没跑了,所以一点不好奇。

    吃饱喝足没事了出来听到人说,他陷害方剑平不是因为他喜欢段伊然,嫉妒方剑平,目的是跟方剑平抢大学名额。王秋香怒了。

    王秋香跟张小芳他爹一样认为方剑平不过是一时落难的凤凰,在他们村呆不长。

    先前听说上面弄个工农兵学校,王秋香还跟村里人嘀咕,凤凰要飞走了,以后想见也见不着了。

    王秋香本来就不喜欢刘季新,难得有机会收拾他,还能把从张小芳那儿受的窝囊气撒出来,哪能放过。所以她才不是拦着公安,而是拽开公安试图挤进去补几脚。

    王秋香累一身汗,没踹倒刘季新心里不痛快极了。可她也怕村支书大哥,不敢不听。

    悻悻地松开手,王秋香注意到村里人都让开,刘季新孤零零趴在地上,眼中一亮,从他身上踩过去。

    刘季新痛的呻/吟一声。

    王秋香立马说:“不能怪我,谁让他躺在那儿。”

    孙组长服了睁眼说瞎话的这些人,“赶紧把人带回去。”

    其他公安是真怕了,赶紧带他上车。

    王秋香不禁“呸”一声,“便宜他了!”

    张小芳点头:“就是!”

    孙组长看着人上车,放心下来:“还敢说?信不信我把你也铐起来?”